122《中國時報》的「時論廣場」刊登了冬華有關達賴和西藏議題的迷思》一文,本人對其觀點本人有不同看法,特回應說明如下:

首先,第一個迷思中,冬華很輕鬆地將「中國想像成單一民族的漢人國家」怪罪給「日本和西方部分學者」。實際並非如此,從《左傳》的「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春秋》的內諸夏而外夷狄」「不以中國從夷狄」,到西晉江統的《徙戎論》中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戎狄志態,不與華同」以及稱戎狄是「人面獸心」等。到了朱元璋則為「驅逐胡虜,恢復中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也稱「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很顯然,「此史觀--中國想像成單一民族的漢人國家」在中國一直都是一脈相傳,怎麼到冬華筆下就變成是「日本和西方部分學者」的,而且還變成是「列強支解中國的學術工具」呢?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