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榮的反抗運動

反抗中共侵略的戰事中,娘榮人沒有缺席

本文引自《血祭雪域》,即將在台灣出版

 

娘榮有四個千戶長,即上娘榮嘉日倉、曲果倉、覺窩倉和嘉然吉倉,中共授予四個千戶和66個代本[i]等各種官職。到1956年初,以開會的名義被中共軟禁。

新年時,嘉日部的代本札瓦尼瑪因年老未去開會。一日,曲瑪囊的中共軍隊傳札瓦尼瑪前去,說要徵調大量的糧食。札瓦尼瑪表示:屬民貧窮,實在難以拿出這麼多的糧食。中軍又要他登記部屬的槍枝和馬匹數量,札瓦尼瑪表示自己有三枝槍,十五匹馬,隨時願意交出,並請求自己可以免於被批鬥。中軍允諾。札瓦尼瑪回來時,附近仲麥家里已住進了七名中共軍人,札瓦尼瑪的妻子出去揹水時,兩名中軍尾隨在後,調戲說你的乳房痛否等。後來,中軍持續要求札瓦尼瑪參加會議,他已預感到不祥而堅拒。在此之前,札瓦尼瑪的大舅子等多人早已逃到山上。

一天晚上,札瓦尼瑪召集山上的十餘人,決心突擊村裏的中軍。當晚,村裏只有軍官、隨從和譯者三名中共幹部軍官在遭到襲擊後,跳樓逃跑時摔斷腿,札瓦尼瑪上前開槍擊傷,其他人接著圍上亂槍擊斃。隨從和譯者立即投降。譯者都西諾布是當地人,隨從則自稱是成都人,被強徵入伍等,後來,札瓦尼瑪讓積極分子把中共軍官的屍體扔進河裡,同時釋放了隨從和翻譯,然後宣布與中軍處於敵對狀態,六、七十名來自阿金囊、阿塞囊和嘉辛等三個村莊的壯丁立即響應。次日,他們前去圍攻曲瑪囊的中軍兵營。

此時,千戶嘉日尼瑪尚被軟禁在成都,其妻多傑玉仲和侄子阿日率所部十餘人,與然洛的中軍交戰。阿日是在開會宣佈民改時逃到山上的,多傑玉仲也率十幾個人逃到山上,然後回頭反擊然洛的中軍,中軍頗有傷亡。後來被俘遭槍殺的喇嘛楚雅智古也率色巴貢巴人攻擊中軍。於是,中軍紛紛逃回縣城,在曲瑪囊之張團長部也連夜撤回縣城。整個娘榮縣,除縣城外都是藏人的天下。各地藏人都起兵呼應,集結在娘榮縣城周圍,圍攻縣城。一個月後,被軟禁的藏人首領全數釋回。娘榮阿丁的回憶錄記載了經過:

 

「1956年底,中共組織的少數民族慰問團從北京來到達澤多(康定),帶隊的是中共中央委員王洛(音)和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劉格平。他們到達澤多以後,和甘孜自治地區的官員與中國幹部分別派到各縣慰問。派到娘榮縣的代表團中有中央公安部的一名官員、中國軍委的一名軍官等人。他們召集娘榮宗剩餘的官員、喇嘛和人民開會。會上宣佈:今年的民主改革應通過和平、溫和方式進行,由於幹部的執行方式不當而產生許多錯誤,這是不對的。因此,毛主席知道你們少數民族有困難而派我們帶著糧食布匹前來慰問你們。民主改革沒能和平進行是幹部的錯,是地方領導的錯。會議頻頻批評縣領導。縣黨委郭書記(音)三十歲左右,精明忠誠,在接受批評時,不斷聲稱是我們沒有執行好黨的政策,是我們的錯誤等。

他在承認錯誤時,看不到一點恐懼的樣子。另一個實權人物是公安局的郭局長(音),45歲左右,忠誠憨直,不識字,他堅持不是基層的錯誤,一切都是向上彙報批准後執行的。結果慰問團說,即使批准了,彙報和批准的都有錯誤。但公安局長一直不服氣,說不是他們的錯誤。接著,慰問團向人民分發麵粉,數量龐大,根據家庭人口數,家家戶戶都得到三至五袋麵粉。還有部分布匹,對上層人物則是一匹一匹地送,如此的大量贈送持續一個多月。在此期間,耳不聞民改或批鬥叫囂聲,我們也真以為要改變了。但慰問團走後,所說的那些話不僅沒有一句兌現,而且情況更趨惡劣。」

 

中共這次的慰問,可能是因沒料想到藏人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應而採取的撫慰措施,並為此釋放了通過誘捕軟禁的藏人領袖。那期間,應該是達賴喇嘛尊者訪問印度前後。但中共的慰問或撫慰政策,並未能如願,相反地,藏人不僅沒有停止戰鬥,那些僥倖得脫的藏人領袖也大都利用這個機會參加了反抗組織。和慰問團一起返回家鄉的娘榮千戶長嘉日尼瑪回憶說:

 

「家鄉打起來後,中國北京民族事務委員會的劉格平和西南局的王維舟領我們一起前往各縣,派我去家鄉講話,勸導家鄉人。我回來後就逃脫上山了,不僅僅我一個人,大部分逃脫的都參加了反抗組織。我是五八年左右向拉薩逃去的。之前,藏人內部有一些討論,準備起兵,其中有喇嘛久美丹增、赤巴桑傑、阿邦以及十八部曲果布.阿增、童夏尼瑪、卓阿佩、索南旺青、札瓦尼瑪、寧蔑智古等等。」

 

據松廓瓦.次成回憶,當時在娘榮有個獨眼的中軍連長,藏人稱之為「狗眼連長」,因為傳說他安裝了狗眼,他在娘榮四處領兵攻擊藏人,甚為猖獗,結果在雜庫被丹瑪智錄和曾納阿噶率領的藏軍擊斃。

藏軍圍攻縣城時,藏軍在地勢險要處伏擊趕來的中共援軍,青壯藏軍持槍把守險要地勢的兩端,中間堆疊木滾石,待中軍至則由婦女老弱將疊木滾石放下,許多中軍死傷後被沖入江中。由於險要地形全為藏軍佔據,中共軍隊為避免藏人伏擊而專走山脊、攀爬雪山,一路死傷累累。但中軍仍不顧一切向前推進,終於攻入縣城與守軍會合,藏軍則由此潰散四處,各自為戰。

戰鬥相持年餘後,中共軍隊已佔據大部分村寨。藏人雖可突襲民兵以奪取槍枝或伏擊中軍,但活動範圍越來越小,在難以支撐的情況下,藏軍紛紛向西北逃亡。

 



[i]代本,千戶下屬的官員。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