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老闆:

國民黨力勸白日麥瑪回來,為什麼?

洛桑敬上

 

洛桑主編惠鑒:

國民黨勸他們回來應該是因為他們想建立縣級政府,維持較正常的統治,同時避免西藏政府藉機插手。以及籠絡其他部落。猜測而已,具體的要問蔣總統介石先生閣下,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請撥陰間公司電話002-0800-444-444,轉十八樓,也是毛主席澤東先生的鄰居。

老闆

 

《血祭雪域》第六章

 1942年夏末,白日麥瑪部到拉薩朝聖後返回北部原野時,中國國民黨軍已派出騎兵團長馬忠義率精兵一千從西寧出發,同時電令常駐札武部的國民黨馬紹武部隊前往合擊。白日麥瑪及休瑪部落聞訊,組織千餘人敢死隊,在莫容灘西邊迎戰,趁夜輪番夜襲,國民黨部隊潰不成軍,傷亡不少。

次日,白日麥瑪部落依山扼險據守,激戰一天。為掩護牧民轉移,酋長果囊和貢日赤噶兄弟率隊突襲中國軍營。次日,被中國軍隊分路包圍,果囊和兄弟貢日赤噶父子以及休瑪部落的酋長德噶等人,因寡不敵眾,幾乎全部戰死,牛羊被劫。其餘殘眾及婦幼逃至那曲安多巴塔部落,在當地流亡了十年。

期間,由於白日麥瑪酋長家五兄弟和成年的兒子均已戰死,只剩下酋長才洛的兒子札巴秋加、吉囊的兒子白瑪諾日以及貢日赤噶十三歲的幼子札巴南嘉三人活著。部落推舉三人中年紀最大的札巴南嘉為酋長。從此,札巴南嘉、札巴秋加、白瑪諾布這三個小孩,獨立紮帳,領導白日麥瑪部落。

十年後,國民黨頻頻派人勸回,並表示絕不為敵,好話說盡。於是,白日麥瑪部落返回家鄉,經過十幾年的休養生息,加上廣納逃亡者,部落人丁興旺,到中共入侵時的五十年代中後期,白日麥瑪部進入最興盛時期,擁有近千戶人家。 

1949年,當橫掃中國大陸的共產黨軍隊向西推進之時,囊謙王札西才旺多傑及部分部落酋長正趕著國民黨政府戰時強徵的千餘匹軍馬前往西寧。當他們走到安多河卡時,得知中共軍隊已於95佔據西寧,國民黨已經被推翻,於是,囊謙王札西才旺多傑等人在占卜後,決定將千匹駿馬獻給新的征服者──中共軍隊。

剛佔領西寧,就看到一群藏人獻上千匹駿馬,中共很高興,但當時他們忙著進軍新疆,尚無暇顧及西藏,因此,在收下軍馬的同時回贈貴重禮品,誇獎囊謙二十五族第一個歸順,宣佈只派三名代表前往二十五族,並承諾對二十五族原有的一切都不予變更。

中共派來的三名特派員,分散到札武、拉布寺及布欽部落,分別由他們負責保護安全。特派員到二十五族後,率人突襲摧毀了西藏政府設在當圖村的電台。三名特派員中,兩名是中共軍官,只有到札武部的特派員盧德會說藏語,據說他是國民黨投誠人員。由於盧德懂藏語,並經常與藏人接觸,因此藏人都以為他是領導。此人在囊謙二十五族期間神出鬼沒,經常向喇嘛和老百姓暗示共產黨今後作為。他常說:「寺院已經是沒有用了,中共是不允許信教的,向佛像跪下磕頭有什麼意思呢?還點酥油燈,幹嘛要浪費?把佛像放倒,他自個兒都翻不過來!擺很多的供品幹什麼?誰吃呀?」等,他還到處串門,藏人都說他是「鬼」。因為他今天還在巴塘,明天在結古,後天又到另一個地方,甚至會在夜晚突然闖進正在晚餐的藏人家中。在背地裡向他信任的藏人講「解放」及「社會主義」的後果、什麼叫公有制。還告訴藏人「有錢快花,有富快享,以後這些錢只會帶來災難,都要充公。」

另外,他還直接參與了札武部及德格沙格部的衝突。194911月,由於札武部收留與沙格道登不合而逃來尋求庇護的官員聶瓊,沙格道登遂派遣130餘人前來興師問罪。他們抵達結古附近時,盧德出面表示歡迎,以請客為名,籠絡沙格道登部屬,同時暗中調兵突襲,造成沙格道登部28人死亡,餘眾被俘,槍枝馬匹全部損失。札武和布欽方面死兩人,傷三人。沙格道登部軍官被套上女人服裝,騎著沒有馬鞍的馬放回。事後,他們以二十五族名義向中共偽稱沙格道登派兵是為了阻撓解放軍,想要殺盧德。

盧德在囊謙二十五族待的時間並不長,1956年的中共檔在談到札武部和沙格部衝突時,提到盧德已叛逃。另據嘉色仁波切等藏人回憶,盧德到囊謙二十五族不過半年多就失蹤了,後來據說他曾在印度噶倫堡與藏人見面。

那些特派員到二十五族後,來到白日麥瑪部落,對酋長札巴南嘉和部落宣稱:「你們的敵人也就是我們的敵人,國民黨把你們弄得家破人亡,我們已推翻了國民黨。」並宣佈白日麥瑪部落免稅三年,以後再視情況決定。隨後,中共任命札巴南嘉為稱多縣(長江以東各部都劃入稱多縣)的縣長,他推辭不幹。但中共仍按時將工資和制服送到部落,並煞有其事地拿一些文件讓其簽名。一年後,部落內部討論認為如再不接受就情理難容,於是札巴南嘉就正式到稱多去當縣長。

白日麥瑪部落好勇鬥狠,幾代人都是戰死,所以少見老年人。這一點開始讓札巴南嘉頭疼了,首先是一個叫巴夏的人殺死阿尼部落酋長,阿尼部落一口咬定札巴南嘉是後台。最後是中共出面,決定給阿尼部落「賠命價」,這需要大量的錢財,但還是得給。接著是札巴南嘉的一個遠親,還俗後入贅到永夏部落,結果又殺了永夏部落酋長,札巴南嘉又被懷疑是後台。類似事情不少,札巴南嘉是酋長,不得不偏袒自己人,導致中共對札巴南嘉不悅。就在此時,中共準備在囊謙二十五族(玉樹藏族自治州)實施民主改革,稱多縣公安局長的漢人妻子是札巴南嘉的情婦,她通風報信說中共準備抓他,到縣上或州上開會時要小心。逼得札巴南嘉只好暗藏手槍,隨時準備拼死一搏。

1958年,中共在青海和甘肅藏區辦人民公社及牧業社、場。47,中共青海省委二屆六次擴大會議通過《關於加強畜牧業社會主義改造問題的決議》,二十五族也立即開始進行社會主義改造。

中共從1956年開始,一些合作社已經在試辦,此時正進行的是進入社會主義階段,即人民公社化。一日開會時,一個叫札西省長者,對玉樹地區各酋長發表講話,他先指著布慶部落的酋長說:「聽說你在二十五族中最富裕,你打算怎樣利用這些財產?」又指著夏日喇嘛說:「聽說你這個夏日是個喇嘛,可是看上去頭上盤著辮子,穿著上好的藏裝,回去時在法座上高高在上,過來在結古卻花天酒地,不分白天黑夜的打麻將,將百姓捐獻的生者和死者的錢全部送到麻將桌上,真是一個好喇嘛呀!」然後,對札巴南嘉說:「聽說有個札巴南嘉,名聲很大,人不大嘛(札巴南嘉個子不很高)!你究竟有何能耐?」接著他總結說:

 

「現在要走社會主義了,你們在共產黨領導下已經度過七年,該瞭解的想來已經瞭解了,該聽的想來已經聽到了,該看的想來也已經見到了。何去何從自己選擇,社會主義是走定了的,這是國家的政策,你們回去要廣為宣傳,但誰也別妄想阻擋社會主義。任何人如欲阻擋,猶如螳臂擋車,只能是自取滅亡。若有人自動表示接受革命,可以另予獎勵升官。」

 當場沒有任何人願意主動走社會主義道路。札巴南嘉在會議上表示,個人有一些財產,願意分給百姓,但部落的事不能一己作出決定,要回去問部落裡的人。

札巴南嘉回到部落,召集長老、有名望者及七、八名酋長開會,討論是否願意「社會主義」或「革命」,結果一致反對,均表示不論生死,絕不答應。於是,白日麥瑪徵集了1013人的軍隊,出賣牛羊以收購槍馬子彈,並搬遷到蘇西搭隆,該處地勢險要,除非能有飛機臨空,否則不會被發現。

4月以後,中共政府派出大量工作隊前往各個鄉村成立合作社並走向人民公社化,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宣傳。因得不到響應,便歸罪於酋長、喇嘛及上層藏人的破壞。於是以召開會議為藉口,準備將上層一網打盡。當時,稱多縣有個藏人叫噶松,在公安局任職,他警告稱多和旺波的部落酋長(兩個部落混合居住),千萬別來參加會議,否則會被逮捕。

稱多縣城就設在稱多和旺波的轄地,有許多中共軍隊和機關。稱多酋長南喀多傑、旺波酋長洛珠堅贊在獲悉內情後,當晚就率少數隨從潛逃至貢薩寺,然後派人向部民徵兵,結果兩個部落共有一百三十餘人響應酋長的命令,自帶槍彈、糧食前來。根據中文資料記載,中共曾派出州委副書記陳自強前往說服,但被兩位酋長拒絕。

大約是五月,稱多和旺波的兵力集中後就討論未來的行動,決定前往白日麥瑪札巴南嘉處。他們抵達白日麥瑪後,札巴南嘉乘機召集各酋長聚會討論未來的情勢,但喀納和休瑪兩部都不願發生戰爭,拒絕加盟。於是,稱多、旺波和白日麥瑪的軍隊就共同駐紮在一個叫冬格日宗的地方。

大約在稱多、旺波部前往白日麥瑪部之時,宣傳民主改革的中共玉樹縣縣委副書記所率的工作隊,在長江西岸的增達村遭到藏人的反抗。518,當會議正在召開時,從德格地區流浪到增達村定居的格紮表示反對民主改革,並揮刀撲向中國人縣委副書記。副書記奪路而逃,到門口被村民格松砍了一刀後,仍掙扎著跑到他們住的增達百長的房屋樓梯下時,被一路追來的格紮殺死。屋內其他中國人都不敢出來,格紮等人趁此機會號召全村造反,率領村裡大部分男人到山上。但他們的反抗未能維持多久,因為增達村屬於札武部落,而札武部當時仍與中共維持合作,因此中共從結古派來少量中軍及一些札武部首領,首領們賭咒發誓地保證只要投降就既往不咎,最後格紮被擊傷,餘人未做任何反抗便投降了。

格紮等增達村男人被押到結古後關押,後來中共援軍趕到,格紮等九人便在結古被公開地凌遲處死,執刑過程長達兩小時,慘不忍睹。其餘的也全部被捕入獄,直到八十年代初,才有一人活著返回家鄉,其他全都死在監牢。增達村應該是中共進入噶瓦地區後製造的第一個寡婦村。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