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大的驚訝,莫過於看見印南西藏流亡社區的那些住宅,別墅一般,有的兩層,有的三層。家家門前有經竿,風馬旗舒展,屋內有佛堂,酥油燈閃爍、藏香繚繞。每個社區,還都有一個公眾誦經殿堂。人們承繼著祖輩的虔誠和西藏特有的生活習俗,像是在這裏生活了千年。誰會想到,歲月流轉,也不過是五十年,誰會想到,五十年前,這裏還是一片荒蕪的原始林。

不能不聯想到,我在被「解放」的西藏見到的一些情形。那是2000年左右,在西藏的鄉下,甚至人們不敢說出達賴喇嘛尊者的名字,只能把尊者的照片,深藏在胸口,為了信仰,為了像祖輩一樣生活,他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那些鄉村,始終沒有自來水,人們只能到村頭的小河去背水,也沒有電,只能點柴油燈。交通也很不便利,進去了就出不來,出來了,又不知什麼時候能找到車,再進去,包括被開闢為旅遊勝地的珠穆朗瑪地區,我曾被困在那裏許多天,承受著高海拔的考驗。

不久前,我看到一部錄相《西藏牧民的權利》。才發現,不僅西藏的鄉村,連西藏古老的遊牧文明,也正在被中國當局野蠻地破壞和毀滅,僅在2010年,就有20萬西藏牧人,被強迫遷移到貧瘠的異地它鄉,落戶到貧民窟式的公房居住,離開世世代代賴以生存的肥沃的草場……同時,西藏的自然資源被搶劫,神山聖湖被開發……

這就是一個自稱先進的中國,對落後的西藏的解放。也是一個民族對別一個民族的同化,是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的殖民。

人類社會,在本質上,沒有先進與落後之分,只有相同與不同、文明與野蠻之分。那麼,一個道德文明早已崩潰的共產社會,到底給西藏文明帶去的是什麼?

僅以阿壩為例,2008年以後,這個地區遭遇沒完沒了的災難,自焚事件不斷發生。西藏人在自己土地上,目前,已十分絕望。並且,每個自焚的人,都提出了同樣的願望:讓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讓西藏獲得自由。

另一方面,達賴喇嘛尊者帶領他的子民,已在西藏境外,建立了一個井然有序的西藏的世界,一個根深蒂固的民主政體。而這本書,主要展現的,就是我在西藏流亡社區的所見所聞。比如,印度南方西藏流亡社區普通人的生活、印南北方達蘭薩拉流亡政府的公務員們對解決西藏問題的期待、我親歷的達賴喇嘛尊者的講法和講演蒙藏高僧大德,比如美國蒙藏文化中心尊者的阿嘉仁波切的日常生活工作和一些主要政治事件的觀點,以及我對境內阿壩格爾登寺面臨困境的切膚之痛。

 

朱瑞

2011年10月 完稿於加拿大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