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美國蒙藏文化中心住持  阿嘉仁波切

《西藏的天空》第7

在釋迦牟尼時代,出現了一些獨覺佛,就是獨自救度的覺者。一天,一位獨覺佛,經過一戶陶器匠人的家,發現那作坊很寬敞,就說:「俊首,如果對您沒有什麼不便的話,我想留宿一夜,只需一個小小的角落。」

「請便吧。」匠人說。

於是,這位獨覺佛就在一個不礙事的角落,鋪開了草墊,而後,他像蛇王一樣,全身自然地盤在一起,頭,稍微低垂,一動也不動地入禪了。

不久,又來了第二位獨覺佛。也向匠人請求借宿一夜。匠人自然同意。他就挨著第一位獨覺佛,鋪下了草墊,開始了修習。接著,又來了第三位和第四位獨覺佛,他們一個挨一個地在這間作坊裡鋪開草墊,開始了打坐。

很快地,太陽隱入了大山的背後,新月升起。時間悄悄地流逝著,又一個黎明出現了。這時,四位獨覺佛都開始了修習丙位火禪。

恰好那匠人經過作坊,從門縫看見裡面一片通紅,火舌幾乎舔到了天花板。「原來,他們都不是凡人哪!」他想著,感慨起來:「定是前世的善果,結下這甚深的因緣,侍奉四位大德,必將給我的家室安康無限。」

接著,這四位獨覺佛又修習了四靜慮、八解脫、諸健行、九次第住等如來十力,這也就是將來成佛的十個力量。而後,他們稍微休息,開始了相互尋問和介紹自己。

「您來自哪裡?為什麼選擇了出家?」大家首先轉向第一位進來的獨覺佛。

「你們聽說過一個叫嘎林嘎的國家嗎,國王叫手掌耳?」他問。

「當然聽說過,那是個很富庶的地方,有無邊的森林和數不完的大象。」三個人異口同聲。

「雖然如此,可我身居王宮,不勝煩惱。」他說。

「原來,您就是嘎林嘎的國王手掌耳啊!那麼,您的煩惱是什麼呢?」三個人又是異口同聲。

「在那王宮之上,有一天,我清晰地看見,一隻老鷹叼著肉,掙扎著躲避其他鷹的追逐,可是牠們一刻也不放鬆地攻擊牠,為了搶食那塊肉,後來,這隻老鷹鬆了口,另一隻鷹說時遲那時快,立刻叼走了那塊肉,其他的鷹,瞬息間都放開了牠,開始了新的圍攻。這個情形,使我懂得了一個道理:得到即束縛,放開即解脫。國政也一樣,作為國王,我的權力就是那塊肥肉,人人都想奪走,變著法子,既想討我的喜歡又想暗害我,因此,我放下了那一切,走入森林,希望得到菩提果。」

手掌耳說罷,停了下來,轉向第二位獨覺佛:「您來自哪裡?為什麼也選擇了出家?」

「你們知道一個叫莫提拉的地方嗎?那裡的國王叫俊貌?」他問。

「知道知道」大家異口同聲,「那裡漫山遍野生長的棉花,像白蓮花一樣美麗,那裡,蠶絲織出的五彩綢緞,像恆河一樣,用也用不完。」

「我就是來自莫提拉,身居王位,就是浪費生命啊,所以我出家了。」

「您就是俊貌嗎?」有人問道。

俊貌既不點頭,也不搖頭,開始了他的故事:「那一天,我也是在王宮之頂,清晰地看見兩群牛,為了爭奪草場頂撞起來。都傷得夠嗆,彼此的牛角頂破了對方的頭部,鮮血直流。這使我想到我的國家,為了爭奪疆土和四方鄰國不停地征戰,相互殘害。多少無辜之人死在了戰場啊!為了遠離煩惱,我獨自進入了森林。」

「那麼,您來自那裡?」俊貌說完,轉向那第三位修行者。

「我來自瓦拉那西的王宮,名叫施梵。」

「瓦拉那西?那裡,有恆河之水滋養著一個又一個花圃,還有各種各樣的樹木,以及許許多多的小動物,那是一個花兒的國度啊!」大家感慨著。

「是的,一個很美的地方」施梵開始了他的故事,「可是,當雨季過後,涼風把所有的花瓣和樹葉都吹落的時候,便是一片凋敝,連個人影都不見。只有到了春天,花兒舒緩地盛開,一個個花蕊,飽滿起來,蜜蜂忙著採蜜,檀香樹也更加馨香,杜鵑開始了唱歌,森林環繞的湖泊裡,天鵝、孔雀、鸚鵡、八哥,都說起了自己的語言的時候,王宮裡的美女們才出來,貪婪地折斷各種各樣的花兒,據為已有。她們如此執著於表面的圓滿和美麗,這,和我主持的國政一個道理,當大家審視一個國家的強弱時,也只看表面的繁榮,不看內在的亂象。」

施梵說完,回過頭問那第四個進來的人:「那麼,您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選擇了出家?」

「我是從于章國來的,名叫祼身賢。」

「那是一個繁華的地方啊,樓房、平房,金匠、銀匠,數也數不完,還有成堆的黃金,各種各樣的鑽石……

「是啊,那是一個昌盛的商業國家,尤其以製作各種美麗的飾物遠近聞名。當我遠在王宮,和宮女們一起時,每聽那些由善巧的匠人打出來的閃閃發光的飾物,發出破碎的聲音,就忍不住想到國政,也不是總能碰撞出好聽的聲音,比如兩個國家之間的往來,常會像這些飾物破碎一樣,發出讓人不勝憂煩的聲音……

「為了修行,人家都捨棄了王位,我們還在為鍋碗瓢盆一日三餐自尋煩惱!」匠人的太太聽著,有了主意:「我們應該捨棄所有的一切:村落和種姓,到森林裡修行,像現在這樣,以一顆總也不滿足的心治理家業,就像突然沖下的洪水,有一天,總會沖走一切,落得一場空。」

匠人默不作聲。天亮了,夫婦二人恭敬地做好了豐盛的早餐,請四位獨覺佛用膳,剛打開作坊的門,他們就悄然地飛走了,一個接著一個,像春風,留下的只有萬物復甦的薰香。兩人忍不住合十祈禱:「啊啦啦,願我們永遠施善於人,親近這些大德,結緣佛法。」而後,匠人拿起陶罐取水去了。他的太太又想,如果出家的話,我的兩個孩子怎麼辦?他們還小,對不住他們哪。這時,匠人提著滿滿的水罐回來了。

「我本想現在出家,可又轉了念,還是等我把孩子扶養長大吧。」太太說。

「是啊,出家,是需要一個成熟的時刻。」匠人說。

「什麼是成熟的時刻呢?」太太問。

「等到鹹水變成淡水。」匠人指著他的水罐,「鹹水是煩惱,淡水是解脫。」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