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紮白(生死不明)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如果政府禁止(追悼2998年遇難者的)宗教儀式,我會自殺。

 

2、彭措(犧牲)在自焚前對朋友說:

 

“我無法繼續忍受心中的痛苦,2011年3月16日我將向世人表現一點跡象。”

 

他在筆記本上的一段話:“運氣和信心是勝利,失望和疑慮是失敗。”

 

3、曲培(犧牲)在自焚後留下遺言:

 

“不計其數的軍警管制藏人,隨意拘捕和騷擾藏人,使自己和很多藏人非常難受,已經有很多僧人為此獻出寶貴的生命,因此也選擇自焚。”這應該是曲培的遺言。

 

4、卡央(犧牲)在自焚後對親人說:

 

 “自己能夠為西藏民族獻身而感到心滿意足,絕不後悔,因此,大家不要為我難過。”

 

5、流亡藏人西繞次多(活著)在自焚前:

 

在一次新聞發佈集會上,呼籲印度政府及國際社會關注西藏問題:“我們在死亡,對於熱愛自由的人們而言,聲援我們是道德責任。我請求國際上的領袖們和熱愛和平的人們,幫助解決西藏問題!”

 

6、丁増朋措(犧牲)在自焚前留下四份遺書:

 

遺書之一:

信封上寫著:請張貼到噶瑪寺的大門上

信中內容:

面對繼承和弘揚純正無誤的藏傳佛教之噶瑪寺堪布洛珠繞色、朗色索朗和全體僧侶遭受抓捕、毆打——我寧願為我們噶瑪寺的堪布和僧侶們的痛苦去赴死。

持尊嚴者丁増朋措

 

遺書之二:

同胞們,勿要失望!勿要怯懦!自他交換的道友們,請為持佛法的兩位堪布和僧人們想一想,我們怎能相信一個不允許我們信仰宗教的政府?

丁増朋措

 

遺書之三:

噶瑪寺的同胞兄弟們:

想到堪布和僧人們的處境,我們坐在這裏擔憂有什麼用?起來吧!

利養恭敬八法與榮譽,如野鹿遠遠躲避獵人。

向世間法無法欺騙之,大徹大悟的佛祖頂禮!

充滿痛苦的丁増朋措

 

遺書之四:

想到整個西藏和今年噶瑪寺的苦難,我無法繼續活下去空等。

 

7、索巴仁波切(犧牲)在自焚前錄音遺囑:

 

國內外六百萬藏人兄弟姐妹們,在此,我向為藏人的自由而犧牲的以圖丹歐珠為主的英雄們、為六百萬藏人的團聚和藏地的幸福而獻出寶貴生命的英雄兒女們,表示無比地感謝和欽佩。我已經四十多歲,一直沒有勇氣像你們那樣做,以致苟活到今天。所幸的是,我也努力地為藏文化的大五明及小五明的弘揚做了一些貢獻。

 

在21世紀尤其今年,是雪域的許多英雄兒女獻出寶貴生命的一年,我也願貢獻自己的血肉來表示支持和敬意。我的犧牲不是為了顯示自己有多麼偉大,我誠心誠意地懺悔所犯三昧耶戒以及一切罪業,特別是金剛密乘的誓言戒——不允許對自身的虐待和犧牲,我在此虔誠懺悔。

 

一切眾生未有不曾做過我們的父母,無邊的眾生由於業際顛倒,做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業,我誠心誠意地為他們清淨業障。並且我發願,希望遍法界的一切眾生,乃至如蝨子等一切微小眾生,臨終時未有恐懼,不受痛苦,往生無量光佛的身邊,獲得圓滿正等正覺的果位。因此我願供養自己的壽命和身體。也為了人天導師尊者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為主的所有高僧大德長久住世,而把我的壽命、身體化作曼劄供奉給他們。

 

諸香塗地繽紛雨妙花

嚴飾須彌四洲並日月

觀想變現供養諸佛刹

修習願達諸佛清淨刹

(譯者注:以上是曼劄偈)

 

自他身語意三世善法、珠寶、妙善、曼劄、普賢諸雲供意幻供養上師三寶尊,慈悲攝受賜予我加持:“俄當,格熱,然那曼劄拉,康呢爾亞,答亞麼”。(譯者注:此為曼劄偈咒語)

 

再次說明,我做出這一行為,絕無貪圖名譽、恭敬、愛戴等自私自利的心態,而是清淨的,虔誠的,如佛陀當年捨身飼虎一般,其他犧牲的藏人同胞也是如我一般,為了真理和自由而捨生取義。

 

事實上臨終之際,若有嗔恨心很難得解脫,因此我希望我能做他們的引導者,願以此供養的功德和力量使一切眾生未來獲得究竟佛的果位;並為國內外諸多高僧大德長久住世,尤其希望尊者達賴喇嘛丹增嘉措為了雪域政教永世長存:

 

雪山綿延環繞的淨土

一切利樂事業之緣源

丹增嘉措慈悲觀世音

願其足蓮恒久住百劫

(願事業如日中天)

(譯者注:此為尊者達賴喇嘛長壽祈請文)

 

願惡緣毀壞教法者

業際顛倒有形無形

思想行為入惡劣者

三寶諦實加持永斷除

(譯者注:此為尊者達賴喇嘛所著的雪域祈禱文)

 

(願此等善法等兩偈,略)

 

殊勝之最發願王

利益無邊諸眾生

圓滿普賢行願力

三惡道眾盡解脫

達雅塔,班贊哲雅阿瓦波達呢耶所哈。(成就所願咒,念誦了三遍)

 

呀!諸多的金剛道友和各地的信徒們,大家要團結一致,同心協力,為雪域藏人未來的自由,為藏地真正成為我們自己的家園,為這樣的曙光,大家要團結一致,為了這個共同目標而奮鬥,這也是所有獻出寶貴生命的英雄們的心願,因此無利益的一切行徑必須要放棄,比如那些為了爭奪草山而自相爭鬥等。

 

年輕的藏人要努力、勤奮地學習十明等藏人的文化及理論知識,年老的藏人也要把自己的身口意融入到善法之中,大家要共同弘揚和發展我們民族傳統的文化、語言、文字、風俗習慣等,大家都要力所能及地,為了藏人的幸福和一切眾生暫時獲得世間圓滿以至究竟獲得佛的果位而多做善事,這非常重要,祝願大家吉祥如意!

 

我還要告訴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譯者注:提到一個名字但聽不清楚):我身無分文,我的一切財產早已佈施在佛法方面,請你們不要說這裏有我的財產、那裏有我的財產,或者這裏那裏有我的東西。我什麼都沒有,我的兄弟姐妹、親戚朋友和施主們請記住這一點。還有,希望我做擔保的一些鄉親、喇嘛、祖古的物品,你們要按約定的時間如數交還。

自他三世一切善法回向給一切眾生等,特別是在地獄等三惡趣的眾生。

 

(殊勝之最發願王等一偈,略。)

(此生三世一切功德一偈,略)

 

最後,國內外的所有法友們,請你們不要難過,請你們為善知識們祈禱,乃至菩提間我們未有離別。依怙我的老人們和百姓們也請如是發願,無論快樂與痛苦、好與壞、喜與悲,我們都要依靠上師三寶,除了三寶再沒有依靠處,請你們不要忘記,紮西德勒!

 

索巴朱古還寫了很多傳單,張貼在縣城或留在屋裏,清楚表白:“自己是為了紀念2009年以來自焚的藏人、為了民族的自由和宗教信仰的自由、為了人身自由、行動自由和言論自由而自焚的,絕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而自焚。藏人們要為嘉瓦仁波切長久住世、要為西藏自由的未來團結、努力,不分教派,不分地區,不要失去信心,終究會有幸福的一天。”“藏人們不要去漢族飯館吃飯,不要買漢人商店的東西,要支持藏人自己的經濟。藏人們不要過農曆新年春節,要使用藏曆的曆算。藏人們要團結,不分教派,不分地區。”

 

 

8、朗卓(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昂起你堅強的頭,為朗卓之尊嚴。

我那厚恩的父母、親愛的兄弟及親屬,我即將要離世。

為恩惠無量的藏人,我將點燃軀體。

藏民族的兒女們,我的希望就是,你們要團結一致。

若你是藏人要穿藏裝,並要講藏語,勿忘自己是藏人;

若是藏人要有慈悲之心,要愛戴父母,要民族團結,要憐憫旁生,珍惜動物生命。

祈願嘉瓦丹增嘉措永久住世。

祈願雪域西藏的高僧大德們永久住世。

祈願藏民族脫離漢魔。在漢人魔掌下藏人非常痛苦,這痛苦難以忍受。

此漢魔強佔藏地,此漢魔強抓藏人,無法在其惡法下續留,無法容忍沒有傷痕的折磨。

此漢魔無慈悲心,殘害藏人生命。

祈願嘉瓦丹增嘉措永久住世!

 

9、才讓吉(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沒有人可以像這樣繼續生活下去。”

 

 “我們應該做些什麼,如果不能為西藏做些事,我們的生命毫無意義。”

 

10、加央華旦(犧牲)在自焚前對經師說:

 

 “今天是3月14日,我要為六百萬藏人獻上一個祈福。”

 

11、索南達傑(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為了西藏民族而進行這麼偉大的運動實在是非常震撼。”

 

12、江白益西(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第一,祝願世界和平導師達賴喇嘛尊者萬歲,希望能夠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堅信境內外同胞早日團聚在雪域西藏,並在布達拉宮前齊聲高唱西藏國歌;

 

第二,同胞們,為未來幸福和前景我們要有尊嚴和骨氣。尊嚴是一個民族的靈魂,是尋找正義的勇氣,更是未來幸福的嚮導。同胞們,尋求與全球民眾同等的幸福,必須要牢記尊嚴,大事小事都要付出努力,總而言之,尊嚴是辨別是非的智慧;

 

第三,自由是所有生命物的幸福所在,失去自由、像是在風中的酥油燈,像是六百萬藏人的趨向,如果三區藏人能夠團結力量必會取得成果,請不要失去信心;

 

第四,本人所講的是六百萬西藏人民的問題。在民族鬥爭中,若有財富現在就是該使用的時候,若有學識就是該付出力量的緊張時刻,更覺得現在正是該犧牲生命的時候。在21世紀中,用火點燃珍貴的人生,主要是向全球民眾證實六百萬藏人的苦難、無人權及無公平的處境,如果有憐憫和慈心,就請關注弱小藏人的處境;

 

第五,我們要使用傳統宗教、文化和語言的基本自由,要有基本人權,希 望全世界人民能夠支援我們。藏人是西藏的主人,西藏必勝!

道孚•江白益西。

 

(右上方則留下遺囑的日期為2012年3月16日。)

 

13、朱古圖登念紮(犧牲)在自焚前給家人打電話:

 

“今天是藏曆十五號,我為那些為藏民族的政教事業捨棄自己生命的英雄兒女們點燃了很多酥油燈,我也要在今天讓心靈積累偉大的福田。”

 

14、15、曲帕嘉和索南(犧牲)在自焚前用手機錄音了遺囑:

 

藏民族是有著與眾不同的宗教和文化、慈悲和善良、有利他之心的民族,但是,藏民族受到中國的侵略、鎮壓和欺騙。我們是為了藏民族沒有基本人權的痛苦和實現世界和平而點火自焚的,我們藏民族沒有最基本人權的痛苦比我倆自焚的痛苦還要大。

 

在這世上最厚恩的父母和家人和深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倆不是沒有考慮你們感受,和你們生死別離是遲早的事,也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我倆志同道合地為了藏民族得到自由、佛法昌盛和眾生能夠獲得幸福,以及世界和平而點火自焚的。

 

但是你們要按照我倆的遺願行事,如果我倆落入漢人的手中,你們不要做任何無畏的犧牲,我倆不願任何人為此而受到傷害,如能這樣則是我倆的心願。如果你們為了我倆而傷心,那就聽從學者和上師大德的話,學習文化不要迷途,對本族要情同手足,要努力學習本民族的的文化,並團結一致,如能這樣則是我倆的心願,按照遺願行事是我倆由衷的願望。

 

16、日玖(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祈願世界和平幸福。為了使尊者達賴喇嘛能夠返回西藏,請不要縱容自己恣意地屠宰或交易牲畜,更不要偷盜;藏人要說藏語,不要打架。我願為一切苦難的有情眾生承擔痛苦。如果我落到中共當局的手中,請不要反抗抵制。大家要團結一致,學習文化知識,家人不要為我的自焚感到傷心。”

 

17、旦正塔(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皈依三寶,

祈願世界和平。

祈願尊者達賴喇嘛回歸故里。

為了守護西藏國,

我將獻身自焚。

 

18、19、丹增克珠(犧牲)和阿旺諾培(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對我倆來說,沒有能力從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上出力,在經濟上,也沒有幫助西藏人民的能力,所以我倆為了西藏民族,特別是為了尊者達賴喇嘛能夠永駐世間並且儘快返回西藏,而選擇了自焚的方式。告知和我倆一樣的西藏青年們,我們希望而且也相信大家會立誓,永遠不在藏人間進行內鬥,要團結一致,守護住西藏的民族赤誠。”

 

阿旺諾培(犧牲)在自焚後留下遺言:

 

“…沒有語言自由,全都為自由…國家的語言…自由…是我…點燃我,點燃我!我的雪域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的雪域到底發生了什麼?(哭泣)…我的結拜兄弟丹增克珠怎麼樣?他在哪里?我和結拜兄弟丹增克珠不是為其他,是為雪域西藏,我倆是為雪域西藏,如果我們沒有自由、沒有語言文化和民族特性,將是我們的恥辱,因此,我們必須要好好學習。對一個民族來說,必須要有自由、語言、特性和文字等,我的朋友,要是失去了語言,我們藏人還算是什麼?我們該叫自己中國人還是藏人?謝謝你。我是好不了了。我的心中只有一個願望:我希望我們的民族被人看得起。我的朋友,除此之外,我別無他求。”

 

20、卓尕措(犧牲)自焚後哀求僧眾:

 

“求求你們不要把我交給漢共產,請打死我。”

 

21、古珠(犧牲)生前在QQ上留下多則遺言:

 

“雪域藏地的兄弟姐妹們,回顧我們的過去,只有遺憾、憤怒、傷心和淚水,很少有興高采烈的景象。正值在迎接水龍新年時,祈禱大家健康平安,萬事如意,同時希望保持民族自豪感,即使面對痛苦和損失,也不要失去信心,務必加強團結。”

 

“西藏重獲獨立的前提下,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是同甘共苦且相依為命的雪域藏人們的目標。達賴喇嘛尊者提倡非暴力中間道路政策,努力爭取自治權利,為此境內外600萬藏人也一直遵從尊者的教言長期期盼,但中共政府不僅不給予支持和關注,反而提及藏人福祉的人都會遭到監禁和無盡的酷刑折磨,更嚴重的是污蔑達賴喇嘛,只要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將會遭到暗殺或失蹤,藏人的福祉利益根本置之不理,因此,為了見證和宣傳西藏的真實狀況,我們要把和平鬥爭更加激烈化,將自身燃燒呼喚西藏獨立之聲。”

 

“上蒼大神請注視雪域西藏,母親大地請把慈愛賦予西藏,中立的全球民眾請重視正義,純潔的雪域西藏雖被鮮血染紅,軍隊不斷在實施武力鎮壓,但無畏不懼的雪域兒女們,架起智慧之弓,射出生命之箭,殲滅正義之敵。”

 

22、拉莫嘉(犧牲)在自焚前對好友說:

 

 “中國的十八大會議什麼時候召開?”“這中國(藏語:加)真不讓我們過一個安心的日子。”

 

23、頓珠(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拉卜楞寺僧人和當地年輕藏人不要選擇自焚,要留住生命,為民族未來事業作出努力和貢獻。我和老一代人在1958年和1959年期間,曾遭受中共政府的迫害和折磨,因此,我和其他年事已高的老一代人才應該選擇自焚。”

 

24、丹珍措(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阿爸,我們藏人真難啊,連嘉瓦仁波切 的法像都不能供養的話,那是真的沒有自由了啊……”

 

25、桑珠(生死不明)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把這世上最仁慈的祝福,獻給我的兄弟姐妹、特別是我的父母。我為西藏而自焚。祈願達賴喇嘛常駐于世,願幸福之光照耀雪域大地。”

 

26、格桑金巴(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為了實現民族平等,西藏自由,發揚西藏語言文字,迎請尊者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自己決定自焚。”

 

27、寧尕紮西(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致嘉瓦仁波切和班禪仁波切以及六百萬藏人:西藏要自由、要獨立。釋放班禪仁波切,讓嘉瓦仁波切返回家園!我自焚抗議中國政府!父親紮西南傑為主的人,不要為我悲痛,隨佛法,行善事,我的希望是,六百萬藏人要學習母語、講母語,穿藏服,團結一致。”

 

28、久毛吉(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民族平等,新任領導人習近平須與尊者達賴喇嘛會面”,以及“和平”兩字。

 

29、桑德才讓(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寫下遺書:

 

“我們是雪獅的兒子,紅臉藏人的後代,請銘記雪山的尊嚴。”

 

“西藏沒有自由,尊者達賴喇嘛被禁止返回西藏,班禪喇嘛被監禁在獄中,有無數個西藏英雄相繼自焚犧牲,因此,自己不想活在這個世上,活得也沒有意義。”

 

30、才讓東周(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要讓嘉瓦仁波且返回西藏,要讓嘉瓦噶瑪巴和國外的所有藏人返回西藏,釋放班禪仁波切和所有西藏犯人,西藏要自由,禁止採礦,西藏是獨立的。”

 

 

31、丹知傑(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自己也想選擇自焚表達抗議,如果尊者達賴喇嘛不能返回西藏,自己活著也沒有任何意義。”

 

32、桑傑卓瑪(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詩

 

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蔚藍色的高空,懸崖峭壁的殿堂裏,我的上師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雪山之顛,雪獅回來了,我的雪獅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茂密的森林,看綠茵的草原,我的猛虎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雪域大地,雪域的時代有了轉機,藏人是自由和獨立的

嘉瓦丹增嘉措,在遙遠的地方,履足世界時,祈願苦難下的紅臉藏人,從黑暗的夢中醒來

班禪喇嘛,正在監獄裏遙望遠天,祈禱我的雪域,升起幸福的太陽

 

為了雪域福祉

雪域的寶貝兒女們,不忘雪山的勇士們才是藏人。(這句話是寫在照片後面的)

 

西藏獨立國(這句話是寫在信封上的)

 

桑傑卓瑪

西元2012年11月(看不清具體日子 )日

 

而照片上,她手上的文字是“圖伯特,一個獨立的國家”。

 

33、格桑傑(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書:

 

“永別了,世上恩惠無量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們,我要為雪域西藏的福祉利益用火點燃生命,祈願達賴喇嘛丹增嘉措永久住世,希望雪域西藏的幸福之日儘早到來。”

 

“欠羅加家600元錢,多阿麥格的父老鄉親們,再見了,我是為了雪域藏區的事業把自己的身軀燒了”。

 

 

34、桑傑紮西(犧牲)在自焚前給親戚打電話:

 

 “今天我要為民族事業自焚。”

 

35、洛桑格登(犧牲)在自焚前給班納合寺僧人打電話:

 

“我就要點火自焚,身上已倒滿了油,接下來喝了電瓶油後就點火。本來我想寫遺書,但我的字體很差,所以就給你打電話留下遺言。我有一個希望,那就是西藏三區民眾要團結一致,不要為各種糾紛而內鬥,只有這樣我們的希望才會實現。”

 

36、班欽吉(犧牲)在自焚前給友人打電話:

 

“我們沒有任何自由。我要為西藏民族的尊嚴而自焚。如果我在當局門前自焚的話,我的父母不會得到我的遺體,所以我會在不通公路的村莊自焚……”

 

37、珠確(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請不要恐懼”。

 

38、彭毛頓珠(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至今在西藏各地已有上百名藏人為民族自由點火自焚,他們確實是西藏民族的英雄。只要西藏不獲得自由與獨立,藏民族的文化和習俗都會被漢人消滅。今年,在我們家鄉化隆縣藏人居住區,政府有關部門下令禁止學習藏語,很多藏文教師從化隆縣被驅逐,我真的很傷心。今晚十五,我會在夏瓊寺辨經院前前自焚,今天也是見證西藏獨立之日。”

 

39、自焚未成的成列(生死不明)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第一,希望自己作為成員的“母語前景協會”能夠長久,將來為民族作出貢獻;

第二,當前緊張時刻,境內外藏人必須團結一致;

第三,希望其他同學和有識人士為民族長存繼續奮鬥,不要像自己一樣選擇自焚。

 

40、自焚未成後來離奇身亡的多吉熱丹(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最不能容忍的是,中國政府不僅不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還用各種手段無端指責和謾駡達賴喇嘛。而藏人不僅沒有任何自由,連青少年都不能進入學習本民族文化和語言的學校,即使受過中文教育,但當局讓很多漢人學生進藏入學,使大批藏人考生因中文水準低於漢人學生而落榜。一想到這些,無法繼續活下去。

 

41、自焚未成卻服毒身亡的久謝傑(犧牲)在自焚前寫下遺書:

 

“但願我的希望能夠實現,2008 西藏獨立,如果你是一個好男兒就請站起來,雪域之子請站起來,雪域歌者請站起來,達賴喇嘛丹增嘉措萬歲,向雪域雄獅致敬。”

 

遺書還囑咐兄妹好好照顧父母,生活幸福,許願在來世報答父母恩情。遺書還記錄了阿壩歌手格白創作並演唱的歌曲《我來了》的歌詞:

 

我遙遠的怙主啊!我來了

淚眼滂沱,我來了

訴說雪域的苦難,我來了

救苦的怙主啊!想念你,想念你,我來了

 

我心中的朋友,我來了

踐行著佛法的功德,我來了

你並非獨自活著,我來了

親愛的朋友啊,想念你,想念你,我來了!

 

雪域的兄弟姐妹,我來了

訴說圖伯特的苦難,我來了

彈奏著悅耳的“咚鈴”,我來了

為了把福祉帶去圖伯特,我來了。

 

42、竹澤朱古(犧牲)在自焚前留下遺言:

 

“自己未能為藏民族做過一件有意義的事,一定會盡全力達成願望。”

 

“自己床下有六千尼泊爾盧比,希望供奉給尊者達賴喇嘛。”

 

“圖伯特是一個美麗的國家,我非常熱愛我的國家。”

 

43、自焚未成的流亡藏人達瓦頓珠(活著)在自焚前留下遺書:

 

“我在遺書中強調,當前西藏人民的艱難處境,呼籲境內外藏人齊心協力共同奮鬥,祈願達賴喇嘛尊者早日返回西藏,祈願境內外藏人早日團聚在雪域西藏,迎請尊者返回西藏,西藏重獲自由是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的職責。”

 

44、丹增西熱(犧牲)在自焚前對友人說:

 

 “藏民族獨特的宗教與文化遭到嚴重破壞,實在無法容忍當局的這種政策,更不想在這樣的政策下繼續生存。”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