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加拿大的日本畫家井早智代(Tomoyo Ihaya)多次訪問達蘭薩拉,感同身受流亡博巴(藏人)的痛,以及在圖伯特土地上數百萬博巴的痛。

 

從喜馬拉雅山麓那邊傳來一個個博巴以身浴火的消息。井早智代與眾多的流亡博巴一起,在達蘭薩拉的夜裏秉燭悼念火焰中的犧牲者。2012527,在拉薩大昭寺與八廓街派出所之間,年輕的托傑才旦(Dobgye Tseten)和達吉(Dargye)自焚,由此開始,井早智代用畫筆記錄焚身的博巴,到現在已畫有75幅之多。 

正如她在題為《圖伯特在燃燒——來自達蘭薩拉的圖畫》的博客上所寫: 

2012年的春天,最近一次印度之旅的最後兩個月中,我接觸到圖伯特流亡政府關於博巴在中共佔領的圖伯特境內,一個接一個自焚的痛苦消息。就我過去在印度旅行的經驗中(繪畫瓦拉納西火化場、記錄火坑、火化的變化,並思考圍繞著火的生和死。),種種都和這些自焚事件有著同步關係——為了自由以及和平,以極端的方式去“奉獻”自已的身體給“火”。我不能自已地繪畫不同大小的圖畫以表達我的情緒反應和哀悼的感傷。當我回去溫哥華後,那些自焚活動持續地發生,而我感覺到我個人以至我所屬專業的任務皆未完成。我已經回到印度繼續那些題材的記錄和繪畫。 

2013112,井早智代在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日校大廳舉辦了畫展,將五十多幅為自焚藏人的繪畫展示在宛如哈達的潔白織物上,以表崇高的敬意。並對媒體如是陳述:因對藏人遭受的苦難感到悲痛,當聞訊藏人自焚,就以繪畫表達聲援和紀念;同時祈望屠殺者冷酷的心有淨化之日,祈望他們得到智慧,不再屠戮藏人。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