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郵局劃撥帳號:50152227 電話:02-27360366 傳真:02-23779163 信箱:tibetanbookshop@gmail.com

西藏文化滅絕60年封面  

過去六十年---------

中國政府一再宣稱達賴喇嘛和西藏人從事「分裂活動」。而達賴喇嘛則不斷地強調他「不尋求獨立」。

中國說它在西藏保護和發展了西藏宗教和文化;流亡國外的達賴喇嘛或與中共合作的班禪喇嘛卻都公開指責中國對西藏推行「文化滅絕」政策、以及「滅族滅教」……

中國在宣稱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同時卻又立法宣布喇嘛的轉世人選最終應由共產黨來決定;並派軍警摧毀五明佛學院……

中國宣稱西藏文化得到發展,同時卻有成千上萬的藏人學生僅僅為了尋求學習母語的權利而走上街頭,多人因此而入獄被判處重刑……

至於以 2008年為代表的此起彼伏的抗議和鎮壓衝突,還有120名西藏男女慘絕空前的自焚等……

撲朔迷離的西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本書以專業、第三者的角度,為讀者提供了最客觀、詳實的闡述。

 

本書《西藏文化滅絕六十年》乃是「國際聲援西藏組織」(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簡稱ICT)所發表的報告,其中有部分內容取自「藏人行政中央」(Central Tibet Administration,簡稱CTA,即西藏流亡政府官方機構的正式稱謂)的「外交與新聞部」於2011年所擬之草稿「西藏滅絕」(Tibetocide)。

這份報告是經由國際聲援西藏組織華府辦公室所聘之外部作家潤筆完稿。這位作家透過條理清晰的筆調與巧妙的敘事編排,令這份深具企圖心的報告書在同時間呈現許多複雜的議題之餘,仍能保有渾然一體的面貌。在成書的過程中,國際聲援西藏組織各地的工作人員,包括在阿姆斯特丹、倫敦、柏林、布魯塞爾以及西藏的工作人員,亦提供了許多編輯上以及實質上的支援與協助。

 

獻給滿目瘡痍的歲月……

《西藏文化滅絕六十年》一書的出版,希望能促成讀者對於西藏傳統文化內涵的概括瞭解,並關注中國當局意圖控制、刻意摧毀歷史悠久的西藏文化、以及在此意圖下運作的西藏政策與慣用的操作手法,以藉此討論西藏嚴峻情勢中「文化滅絕」(cultural genocide)的相關條件與課題。「國際聲援西藏組織」尤其歡迎研究種族滅絕(genocide)議題的學者更深入檢視這些目前已掌握的證據與加害者的意圖。藉著20124月──國際防止種族滅絕月──出版這本書的時機,我們亦希望對於國際間防範與對抗各種形式種族滅絕的奮鬥能有所貢獻,並對打造一個人權與人類尊嚴不僅受到各國政府重視、亦受國際法律規範有效保護的世界盡一份心力。

除了上述期許之外,本書尤其要敬告讀者:經過中國共產黨六十年的暴政統治與壓迫,如今的西藏已是滿目瘡痍、草木皆兵,眼前的局勢迫切需要國際社會以有別以往的方式做出更有效的回應。我們也將非常樂見各界對於本書中的概念提出各種建設性的討論,特別是國際法與國家研究的專業領域人士、人權運動支持者、政策制訂者、文化權受到國家機器侵犯的人們,以及與現今西藏的文化滅絕與人權迫害的普遍態勢有切身利害關係的所有人。

國際聲援西藏組織主席    瑪莉‧貝莎‧馬奇(Mary Beth Markey

 

中文版譯序

 

 

這是一個荒涼但情感飽滿的故事,也是關於西藏與中國的故事,扣問著西藏高原湛藍的天空與布達拉宮的金頂下,藏族人自由呼吸與尊嚴生活的可能性。

理解這個故事也許應該先認知一個前提:佛教信仰乃是西藏民族的生命與靈魂,深刻入骨。西藏高原的歷史、文化、社會肌理、以至於藏族生活的一切,從往昔至今日、從出生到死亡、從夢境到日常邏輯,都離不開佛教信仰,或者說,藏傳佛教。當我們試圖認真地思考西藏議題,應該要認識到這個民族與文化是如何地與佛教信仰形成一個血脈相連的共同體,正如同現今的時空背景下如果要研究中國問題不可能不去談中國共產黨一樣。

或許這些事情應該從更久遠的年代說起,對中原土地上的人們來說,佛教約在公元三世紀傳入之後就引起人們廣大的迴響,到了魏晉南北朝的各種思想百花齊放的年代,儒、釋、道之間更產生了無數精彩的論辯。這些心靈傳統傳承數百年之後,公元七世紀又有玄奘法師越過通天河(今藏區結古、玉樹一帶)、穿過西域(今中亞一帶)上百個國家抵達天竺(古印度),帶回無數佛教典籍並留下描述沿途見聞的珍貴歷史資料《大唐西域記》。更後來,有鑑真和尚與「遣唐使」東渡日本、有六位皇帝八迎二送法門寺佛骨、有「三寶與日月星辰為證」的「唐蕃會盟碑」……因此說起來,中原土地上的人們至今仍多少有著「近乎佛教徒」的情懷。

而位於世界「第三極」的西藏高原則有另一番因緣,佛教在公元七世紀傳入之後就成為西藏人民血脈中的一部份,並且因為藏文與梵文的完整對應關係,西藏文字得以將梵文所承載的古印度佛教文明完整保存下來,甚至藏傳佛教的寺院也是以古印度「那爛陀佛教大學」為藍本,因此在現今印度僅存那爛陀大學遺跡的二十一世紀,這套「寺院即是大學」的制度仍然得以完善地在藏傳佛教裡流傳,成為全世界人類共同的資產。

然而曾幾何時這些文明已不再璀璨,自從1950年代中國共產黨進犯西藏高原、1959年十四世達賴喇嘛出走之後,雪域大地上只有無數的兵燹、災禍與劫難,從大躍進、人民公社帶來的可怕飢荒、到「文化大革命」期間難以計數的歷代珍寶、物質文明毀於一旦,無數珍貴的佛像、壇城被融化成銅鐵以製造兵器;歷史悠久的寺院殿堂等建築則被拆為木石廢料,用以鋪設道路。即使1980年代似有短暫幾年的喘息,但隨著中國共產黨內部權力的更迭,「西藏政策」彷彿被拿來當作鞏固中國國內民眾認同中共政權正當性的工具。邁入二十一世紀之後,更有變本加厲的趨勢,嚴密的軍事控制與鋪天蓋地對藏傳佛教的詆毀與抹黑已經讓藏人幾乎沒有立足之地,他們被迫將寺院的佛像換成中共領導人的畫像,被迫在愛國洗腦教育中謾罵他們心中最崇敬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而隨著經濟開發政策與鐵路工程湧入的一波又一波如洪水般的漢人移民潮,更是讓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失去所有傳統的營生,藏人在幾乎沒有生存空間的情況之下,只有選擇在冬天的冰天雪地中、人民解放軍難以駐紮邊境時越過喜馬拉雅山而踏上流亡生涯,或是在自己的土地上繼續忍辱偷生,但隨時都有可能因為他們的服飾衣著、母語、或信仰而遭到打壓或是「被失蹤」。西藏高原因此陷入可怕的「鎮壓、抗暴、再鎮壓」的惡性循環中,因而怵目驚心,因而烈焰沖天。

一般讀者或許不敢置信,但藏人的確是在自己的土地上被殺害之後,往往連屍體都無法要回來(抗暴事件常常是因藏族群眾意圖跟人民解放軍搶奪藏人的屍體而引發爭端)。於是仍受到當局軟禁與監視的藏族女詩人唯色寫了這樣一首詩──〈惟有這無用的詩,獻給洛桑次巴……〉(節錄):

就像電影需要空鏡頭,
我的思緒,有時候會在最紛亂的時候,
閃現一些夢幻般的畫面:
漫過馬蹄的花朵,草原上的黑帳篷,
經幡被微風吹拂,家禽與野獸得以放生,
全都是我在故鄉見過的美景,
但此刻,到了最困難的時候,
比如你,仿佛人間蒸發。
……
那一年的三月,烽火燃遍雪域,
同胞們把鮮血流盡的抗議者抬回寺院,
供奉於內心的聖殿。

「三月是最殘酷的月份。」說這話的,是位風度儒雅的外媒記者。
那一年的三月,他去拉薩,似乎看見了什麼;
又似乎,什麼也沒看見,
因為他落入了三十六計的圈套之中──
「藏人發出的,是狼一樣的嚎叫嗎?」我當面質疑。
而他尷尬,露出了有損驕傲的神情。

事實上現在的拉薩與藏區的許多市鎮仍處於軍事戒嚴,儘管中共政權仍然煞費苦心地在營造「香格里拉」的想像,(畢竟對廣大的中原土地上「近乎佛教徒」的心靈來說,拉薩似乎仍是一種鄉愁,見第七章「藏漂」現象;但相當矛盾地是中共政權也毫不留情地將藏人抹黑為沒有人性的野蠻暴民),這個古老的佛教國度已經難掩滿目瘡痍。由於外國訪客與外籍媒體都被禁止踏足藏區,因此中共政權的國家資本主義與帝國殖民主義正肆無忌憚地匯流,當局以各種名目的「計畫」在這個世界第三極上演截流築壩、開採礦產、拆除「舊城區」、大興土木……等劇目,意欲將之打造成「民族特色的迪士尼樂園」,實際上是遂行比資本主義更為殘酷的剝削手段。

藏人承受這樣的苦難已經超過了六十年,因為唯一的生路就是越過喜馬拉雅山的冰雪走上流亡一途,依然留在西藏境內的藏人事實上是朝不保夕,當他們想要維持最低度的傳統信仰來渡過每天的生活時就可能為此送命,在這樣極絕望的背景脈絡下,20092月以來至今發生的上百起藏族僧俗的自焚事件,或許至少應該得到理解。

但我們還是得感謝勇敢活下來的人們,他們在破敗裂解的傳統中仍以最低度的需求存活著,在極盡荒涼的處境中維繫著自己與後世子孫的心靈故鄉,或許,他們也在為全世界的人們維繫著公元七世紀以來共同的文明資產。

本書翻譯成中文的緣起來自於達賴喇嘛尊者的遠見,他深知西藏文化的滅絕將會是全世界人類整體的損失。因此這是華文世界第一本完整涵蓋西藏的歷史縱深、探討現代性意義的西藏民族命運、並思考「文化滅絕」課題的西藏議題專書,也期盼能成為廣大的華人世界理解西藏現況與自身處境的一座橋樑。本書成書的過程有賴「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佛學班」多位成員無私的付出,並承蒙許多師長的祝福與各方鼎力協助,然而西藏議題的盤根錯節正如同西藏高原的磅礡與巨大,如有任何疏漏之處,全都源於我們的無知與過錯,亦懇請不吝指正。

儘管世界仍舊喧囂不已,但期望我們共同努力的未來歲月裡,雪域西藏所有的苦難與傷痕能夠逐漸撫平;而那些依然在喜馬拉雅山顛冰雪與黑暗的道路上行走的人們,也能安然抵達祈願之地。

願本書能在各個層面開啟真正實質的對話,帶來真正的改變,也願你從中得到力量。

 

Manjari于藏曆水蛇年薩嘎達瓦殊勝月(西元20136月)

 

 

導 讀

 

這是一個擁有真正深遠、悠久文化與歷史的民族,一個文化符碼清晰鮮明的民族,這群人由於豐厚的文化底蘊和信仰力量,讓他們即使經歷了六十餘年的苦難依然不屈不撓。六十餘年來,這個民族深厚強韌的靈性傳統不願意屈服於中共政權(黨國機器顯然也控制不了),令中國共產黨領導班子感到坐立難安,而這種思想體系之間的撞擊,正是西藏議題最深層的糾葛。

 

這或許也可以為1950年代中國共產黨入侵西藏之後的強烈矛盾稍微提供一點線索,西藏的佛教文明與唯物主義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之間的嚴重撞擊,即使經過了六十餘年依舊烈焰沖天,甚至近年來已演變到白熱化的境地。本書的開端即是在這樣熾熱的烈焰中,以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世界人權宣言》與國際人權公約的發展脈絡作為立論基礎,思考發生在德國納粹的種族清洗與屠殺罪行的本質、當時環境中存在的各項因素和歷史條件,試圖建構出一個可以直接在現今國際社會的脈絡下直接操作使用的「種族滅絕預警系統」,並基於長期的現象觀察與歷史事實勾勒出「種族滅絕」(Genocide)與「文化滅絕」(Culture Cenocide)的框架,點出「六十多年來持續發生在西藏高原的文化摧毀行動」,已經符合嚴謹意義的「文化滅絕」構成要件。

 

如果我們了解到,一個特定的民族作為一種特定文化的載體,有其固有的歷史、文化、血緣、傳統、以及與土地連結的種種經濟生活方式,也就不難理解「文化滅絕」何以成為「種族滅絕」的前奏,而且這些文化層面的人類活動也與自然環境的「生態滅絕」議題息息相關。本書即是依循這樣的論述軸心,闡述六十餘年來西藏高原上的地景、人事、與生態環境難以想像的崩壞和變貌。

 

這其中所涉及中國政府「蓄意針對特定民族」的侵略行為,格外發人深省。自從中國共產黨建政以來,儘管中國人自己也在中共政權的肆虐下遭遇可怕的文革與大飢荒災難,非正常死亡的人口達數千萬之譜;但西藏民族與文化承受的斲傷尤有過之,因為中國統治政權的所有政策方向與作為,毫不遮掩他們將矛頭對準西藏千年深厚傳統與虔敬信仰的針對性,長期以來不斷進行大規模的精神與物質文明的摧毀、壓迫與人權侵犯,已經導致西藏面臨到整個民族的生死存亡與藏傳佛教文明全面覆滅的劫難。而中共政權在心態上對於異文化的極度輕蔑與歧視,在「種族滅絕」的相關研究領域中,尤其值得高度重視。

 

本書第三章有相當多的篇幅試圖重現西藏的歷史面貌與璀璨的佛教文明,並站在中國與西藏之外的第三方客觀角度剖析藏傳佛教信仰的各個環節。除了對佛教傳入西藏與流布各地的過程有相當著墨,亦詳盡說明藏傳佛教寺院的肇始與「轉世制度」的由來、西元五世紀始於古印度的那爛陀佛教大學智慧遺產如何在西藏高原完整保存至今、又如何與社會脈絡嵌合形成有機體、「達賴喇嘛」何時以及為何成為西藏政教合一的最高領袖……等;呈現出壯闊的西藏歷史縱深與瑰麗的英雄人物畫卷,並點描了現今在世界各地蓬勃發展的藏傳佛教各大宗派。對於想要從事西藏文化研究或純粹理性探究的讀者來說,本書必然是華文世界裡難得一見的珍貴史料匯整;若僅只是想要一窺藏傳佛教神秘面紗的讀者,也或可在文字堆疊的縫隙間瞥見某些不為人知的光亮。

 

而所有關心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知識份子、人權工作者、社會運動團體、普羅大眾、與政界人士,也不可錯過中國近現代歷史的集體記憶拼圖中關於西藏高原的失落一角,本書第四、五章有系統地耙梳了中共黨國機器的「邊疆民族政策」思考的起源,以及這些政策在各時代階段如何重創西藏高原的基本史實。從1950年代「和平解放」的步步進逼,歷經毛澤東時代的浩劫、與八零年代的短暫喘息之後,直到邁入21世紀,西藏的情勢已然令人怵目驚心;這些歷史軌跡的鋪陳將會有助於生活在西藏高原之外的人們解讀西藏的局勢何以走到眼前這步田地。尤其這些珍貴的史料是將中國觀點與西藏觀點同時並陳,亦大量揭露首度譯成中文的文獻資料與第三方觀察者的評論與見證。

 

透過許多事件的描繪與串連,我們見證了雪域大地上有機的、強韌的民間生命力。有別於中國百姓的處世哲學與漢地的僧伽傳統,面臨政治局勢的動盪之際,藏族百姓與藏傳佛教的僧伽體系往往是第一線的行動者。尤其藏傳佛教寺院除了基於千年來擔負的知識傳承使命,佛教信仰的利他情懷更是他們積極捍衛西藏民族生存與文化權利的主因,面對殘酷的迫害與不義政策下血淚斑斑的西藏高原,西藏的寺院與僧眾總是義無反顧地承擔起社會良心的角色。事實上,漢地與藏地的佛教信仰或有傳承和取徑之別,但佛教信仰中普世的利他之心並無不同;對於想要獲得更寬廣的信仰視野的佛教徒或「近乎佛教徒」的中文閱讀人口來說,若想從位處世界「第三極」的另一個佛教國度的無數生滅故事來重新理解佛教,本書也必然不會令你失望。

 

同時,我們也提供了研究中國問題的另一個獨特的切入視角,本書第六章尤其是所有關心中國前途與「大國崛起」效應的人士不能錯過的,特別是經濟學家、生態學家、與環保人士。此章完整檢視了中國對西藏自然資源的掠奪、移民潮的人海戰術、人口結構的稀釋與邊緣化、消弭文化主體性的教育政策、以及最終導致草原沙漠化的災難性經濟措施,也為「中國研究」的相關領域導入新的主題與獨特的切入視角。既剖析了中國經濟成長一片榮景下的顯著病灶,也直指中國共產黨打著「科學唯物主義」旗號進行的大規模經濟開發,聲稱要「拯救落後、不文明的野蠻同胞」,實際上是國家霸權與資本主義匯流的殘酷剝削。這些措施不但侵蝕著西藏高原的生態環境、令藏人的傳統經濟生活崩解;強制牧民定居的經濟政策與剝奪藏語和傳統文化的教育型態,更造成千年來身為草原守護者的藏人淪為環境難民,或是選擇越過喜馬拉雅山的艱險與冰雪成為流亡政治難民。

 

另一方面,六十多年來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型態即使經歷權力更迭卻從未鬆動,甚至演變成對宗教信仰與西藏文化極盡蔑視,而這正是所有禍端的根源。唯物主義無神論的中國或許也根本無從想像信仰生活的內涵,因而妄圖將西藏民族對於佛教的虔敬之情扭轉成對中國共產黨與領導班子的信仰,並為此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企圖用中國共產黨製造的「愛國主義文化」來取代有血有肉的西藏文明與智慧傳統,因此西藏高原上超過半個世紀的文化摧毀行動,其實正好也是中國對外的文化擴張運動的一環。

 

中共黨國體制藉由媒體與政治部門鋪天蓋地的宣傳,對西藏文化、佛教、與藏人的攻訐、踐踏與妖魔化已經長達六十餘年,以致於那些匪夷所思的人格謀殺與仇視心態也根深蒂固地植入當代中國一般民眾的心中,甚至連知識份子都鮮少質疑訊息的真偽,連帶地整個華人世界也因為缺乏正確認知而對西藏議題長期靜默。但幾個世代的藏人走過文革的災難、大飢荒、與轟炸寺院的滿目瘡痍之後,至今依然隨時面臨著秘密逮捕、身體酷刑與法外處決的不測,外籍記者或國際組織進入西藏邊界的管道也完全被阻斷;20083月,中國當局動用軍隊對「拉薩抗暴事件」進行血腥鎮壓,21世紀的西藏高原再度血流成河,在那之後,全面的軍事封鎖與密不透風的監控措施也就更看不到盡頭了。就是在這樣的極度絕望之下,20092月發生了第一起藏人自焚事件,至2013年初藏族僧俗的自焚事件已逾百起,數十年來的傷痛就此爆發。若是從上述的民族性格、文化特質與歷史磨難的事件簿來看,這些持續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至少能夠被理解。

 

第七章則對華文世界中少見的西藏文化的現代性發展做了統整性描繪,勾勒出令人驚艷的新世代西藏圖像,藏族的作家、詩人、流行樂團、藝術家、以及饒舌歌手們,儘管得隨時面對牢獄之災、各種言論封鎖和人身騷擾,仍然展現無比的創作能量與對外發聲的勇氣,他們的作品內涵甚至極具公民意識,並巧妙地從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桀驁不馴地高唱著他們身為藏人的光榮與驕傲。

 

此外,本書從第七章開始也試圖拆解中國內部的文化政治學與對外的「文化戰爭」論調。除了審視中國如何消費「西藏」意像,也指出中國文化霸權的表像恐怕是為了掩飾陷入泥淖的經濟與政治改革,並提醒國際社會中國對於西藏的經濟、文化、乃至於宗教信仰的全面侵略,將不會只是西藏高原上的獨立事件,必然會隨著中國的全球擴張腳步而逐漸對世界各國與各文明傳統帶來衝擊。

 

第八章提及的尼泊爾「倫毗尼計畫」,其實正為中國共產黨企圖以三十億美元「買下佛教」提供了最好的註解,或者,應該說是唯物無神論的共產黨企圖藉由插手境外的文化遺產來購入「佛教的話語權」。如果這樣的事蹟仍不足為奇,那麼關於中國國營企業的資金正有計畫地收購世界各地大型企業的新聞,或許也應該放在同一個框架下思考,曾有瑞士媒體的報導指出,這些由瑞士納稅人辛苦扶植的企業被收購,只是中國亟欲收購歐洲的一個起步。

 

於是,除了自由主義的市場交易法則之外,必然還有些關於公平正義的觀點值得省思,本書的最後兩章正提供了相關的重要論點與深刻啟示;當制度與公民素養相對成熟的歐洲民主國家捍衛著自身信仰的普世價值時,正好也跟捍衛西藏文化的藏人站在同一陣線。最後,「國際聲援西藏組織」並呼籲中國政府應該對處在中國治權下的西藏擔負起「國家保護責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簡稱R2P),志同道合的各國政府、國際組織與投資者也應該共同努力,畢竟中國如果因內部傾軋而導致災難性崩潰,也不會是世界各國所樂見的。

 

因此第九、十章就為這個崛起的大國與世界各國提供了積極的建言,希望世界各國與國際組織至少應該從人道的觀點提供西藏人民必要的協助與救援。但在國際法的框架之外,本書對於中國政權的領導人與中國人也有很深的期勉,希望他們能夠在經濟崛起的同時也能為國際社會擔負起更多責任。

 

但願本書的翻譯能成為廣大的華人世界理解西藏現況與自身處境的一個管道,也期盼中國的民間社會與領導階層在回思中國文化本質的時候,能夠找回更多對於人性價值的尊重以及對於信仰的覺知,或許西藏高原的僵局就能豁然而解。

也祈願那個四季飛雪的國度裡,遠方的帳幕之家仍然能有風馬旗在飄揚,當太陽的光芒再度從雪山升起閃耀著草原上的露水時,他們能夠展開新的生活。

 

 

目錄

 

摘要  

 

第一章 楔子  

 

第二章 國際人權公約與「文化滅絕」的定義  

 

第三章 西藏文明的源流  

 

本土靈性傳統  

 

佛教的傳入  

 

藏傳佛教的四大教派  

 

寺院體系與僧伽教育  

 

轉世制度  

 

西藏文化對境外的影響力  

 

西藏語言文字的起源  

 

西藏的傳統科學思潮  

 

第四章 中國共產黨統治西藏的模式與架構  

 

意識型態和民族主義的根源  

 

中國特色的西藏自治  

 

「民族自治」的框架與沿革  

 

凌駕法律架構的黑機關:「黨」的角色  

 

中共領導人談話實錄  

 

第五章 千瘡百孔的西藏文明  

 

毛澤東時代:鎮壓、饑荒與文化大革命  

 

劇變與浩劫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藏族紅衛兵  

 

「改革開放」與後改革時期  

 

攻訐「達賴集團」與十一世班禪喇嘛的失蹤  

 

中國的如意算盤與十七世大寶法王  

 

洗腦教育和語言的箝制  

 

移民浪潮下的經濟失衡與人口稀釋  

 

第六章 二十一世紀的西藏:威逼、鎮壓與控制 

 

「破壞民族團結」:中國對2008年西藏抗暴事件定調 

 

為黨服務的宗教:當共產黨當起活佛 

 

「愛國主義教育」與毀謗達賴喇嘛  

 

2008年拉薩抗暴事件始末與僧伽的公共角色  

 

i. 藏人的自焚與其他抗爭行動  

 

西部大開發、強迫牧民定居與外來移民浪潮:掠奪與瓜分 

 

i. 「西部大開發」計畫 

 

西部大開發的「勝利成就」 

 

ii. 強迫牧民定居  

 

生態滅絕  

 

iii. 外來移民浪潮大舉入侵 

 

西藏智識生活的荊棘  

 

i. 透過教育和語言政策消解西藏文化  

 

ii. 狂風暴雨中的藏族知識菁英  

 

第七章 存亡絕續之際的奮鬥  

 

逆境中的文化韌性與生機  

 

消費「西藏文化」:商品化、迪士尼化與「藏漂」現象 

 

西藏作家群像  

 

西藏流行音樂新聲  

 

中國文化霸權與內部困境  

 

第八章 西藏、文化滅絕與滅絕進行式  

 

文化滅絕持續進行式  

 

回應西藏文化滅絕的真實危機與中國的全球擴張角力 

 

西班牙國家法庭與普世司法管轄權  

 

第九章 結語 

 

第十章 建言  

 

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具體建議  

對各國政府與國際社會的建言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1j45
  • ﹌rmu0y
    太〇棒~了 找♂了☆好久﹂終◎於找○到﹍硬碟醫﹉院〇幫~我救♂出﹉手機刪﹎除~照○片﹍與我的﹉修◎理硬○碟﹎隨身硬碟﹎y85rn5 NAS群~輝QNAP專◎救line的☉對﹋話記錄◇和□聯絡﹋人☉簡訊◎gmv3d483網◇址【§zzb.bz/1sc63】﹌
    您☆需要打◇開□您的♀產﹋品銷路〇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