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封面.jpg

本書為華人作者採訪西藏人民的紀錄。一系列的訪談,傾聽藏人的心聲:迎請藏人心中的觀世音菩薩達賴喇嘛回家。

趕在一代人陸續凋零前,傾聽1959,讓慈悲的力量康復近七十年的傷痛。西藏與中國,需要真相與諒解。

 

觀音子民的心願

 

    一六四三年第五世達賴喇嘛尊者在寫西藏國家歷史是如此介紹:

「傳說中以肉為食的紅臉藏人是獼猴與岩魔女繁衍的後代子孫。觀音聖者因為悲憫眾生,而化身為獼猴模樣,與岩魔女結合生下來六個孩子,由此繁衍下來,西藏才變成人類的國家。」

根據第五世達賴喇嘛尊者,觀音是受佛陀的委託才來西藏度化藏人。佛陀在北印度臨終之際,觀世音菩薩屈身在他身旁請求他不要滅度,因為他還沒有巡訪西藏,藏人「尚未受到您真言的保護,請您為這些緣故留下來,這個北方雪的國度,目前是野獸的國度。」

佛陀回答:「那裡甚至連人類的名字都還沒有,將來那裡將被您轉變。首先您要以菩薩身分轉世,保護您信徒的世界,然後用信仰聚集他們。」神話中猴子與岩魔女的孩子不肯吃猴子或岩魔女的食物,於是觀音讓這塊土地長出大麥,他們吃了這個神聖的食物之後,才變成最初的藏人。

千年來這個故事一再被傳說。達賴喇嘛尊者在藏人心中就是觀世音菩薩,化現第十四次。西藏人的小孩從小就會誦觀音真言Om Mani Padme Hum。他們心地善良,對人信賴。在佛法沒有傳到西藏之前,那時的吐蕃國是好戰的。為了「和蕃」唐朝皇帝嫁了文成公主給藏王松贊干布。他也娶了尼泊爾公主(他一共有五位皇后和妃子),受了他兩位來自佛教國家的皇后的影響,對佛法產生興趣。他的玄孫赤松德贊,先後從印度那難陀寺,迎請寂護大師和蓮花生大師到西藏弘揚佛法,設立僧團,並翻譯佛經。為了翻譯佛經依梵文作為參考創立藏文文字。藏文所翻譯的佛經是較齊全和精準的。

藏人自認是觀音的子民,視中國為文殊菩薩度化的道場,奉中國皇帝,特別是清朝的皇帝為文殊菩薩的化身。

佛法的慈悲馴服了西藏和鄰近的國家,蒙古王也迎請佛學大師到皇宮為皇帝傳佛法,將好戰好殺人的蒙古人化凶為吉。

中國自古以來萬里長城所防範的外患如匈奴、蒙古等等,都被佛法慈悲的力量改變。佔領中國的滿清民族也改信藏傳佛法,第五世和第十三世達賴喇嘛都曾去過北京與清朝皇帝會面。

來自印度的佛法是釋迦牟尼佛的教化,他出生皇宮為希達多太子,享盡世間的樂趣,父王怕他出家成佛的預言成真,不讓他看到任何人生痛苦的一面。他一再要求去皇宮外面看看,幾次出宮讓他看到病苦、老苦和死亡。為了尋找從生老病死的苦解脫的方法,他捨棄妻子、幼兒和皇宮舒適的生活,四處尋師、苦行,然後悟道成佛。成佛後他沒有立刻說法,他所悟到的「無自性的我」和「緣起自性空」的真理,與當時印度思想「有自性的我」是衝突的,他想不容易被人們接受。後來經天人的祈請他才走出森林,開始弘法。佛陀傳法的時間很長,主要分三個階段,稱為三轉法輪。是依人的根器漸進式的講。有些人只能接受世俗層面的哲理,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有些人能生起大悲心、發菩提心;有些人能了解最深的緣起自性空、不二法門。

西藏因為靠近印度,而且有國王的護持,將佛陀三轉法輪的教法都迎請到西藏,依法實修將佛法保存下來。在西藏把家裡其中一個小孩,甚至於多個小孩送去出家是很普遍的。共產黨沒有到西藏之前,男性四分之一的人是出家人。

佛法傳到離印度更遠的中國是不完整的,玄奘大師去印度那難陀寺學習十七年。他的師父是主修唯識派的學者,因此傳到中國的佛法也是唯識為主。

一般民間信仰佛道不分,主要是祈求平安,為死亡親人做佛事,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對佛法更深一層的認知則沒有,所謂佛教在中國民間所展現的容易被誤以為是「迷信」。中國滿清末期的腐敗,加上外國的侵犯,讓年輕一代想要推翻舊有思想的包袱,向軍力強盛的西方國家找答案。孫中山先生是選擇了民主制度建國,有些留俄或留法的留學生,接受了馬克思主義的共產主義,也一起吞下反宗教的理論。他們沒有分辨的能力,不知馬克思所反對的是西方天主教、基督教被利用扭曲的一面,與來自東方印度的佛學是決然不同的。因為這個錯知,將中國的佛教象徵寺廟破壞,逼著僧人還俗。不知真正歷史的共產黨領導人,也攻打到西藏,佔領了沒有軍事武力的「大寺院」的西藏,並強力「漢化」語言、文字、風俗習慣和信仰不同的藏民,將千年建立的佛化文化大肆破壞,燒毀佛學院、寺廟、佛像和經書。僧人被殺、被關、被逼結婚。

藏人心中的觀音達賴喇嘛尊者,也在生命危急的時候被迫逃到印度,逃到印度的僧人重建佛學院,保住佛法的傳承,並傳到世界各地。

西方科學演進到今天,最先進的物理學科學家發現佛學早就走在他們前面,佛學也是最先進的心理學科,對人的心識的認知是大大超過現代心理學的領域。量子力學研究出「觀看者會改變所觀的」正是佛學中唯識的看法。佛法中的世俗觀和勝義觀,與平常意識的自然現象和量子力學所理解的自然現象不謀而合。

目前不但能和科學並肩而行,甚至於超過科學的是來自那難陀寺在西藏保存下來的佛法。

在中國統治下的西藏從一九四九到一九七九年三十年之間有巨大的改變。從以下的數字可以看出:

1.一百二十萬藏人死亡,是總人口的六分之一。

2.六二五四所寺院被毀,佛像不是轉賣在香港和日本的古董市場就是溶成金條或做成子彈。

3.西藏百分之六十的經書、歷史文物和傳記被燒。

4.西藏原先三分之二的地方被納入鄰近的省份,只有中藏和藏東一部分是所謂「西藏自治區」。

5.安多原先的西藏東北省份,現改為青海省。地球上最大的勞改營就在那兒,最多可容納一千萬人。

6.十分之一的藏人被關。在七年代末有十萬藏人關在勞改營。

7.有二十五萬中國軍隊駐紮在西藏高原,二十年的政治教育,每天十四小時的勞改,沒有教育、衛生設施、沒有自由行動,二次長達五年的饑荒。

8.整個山邊的森林被砍伐,西藏獨特的野生動物瞪羚、野驢、斑頭雁和Brahmany鴨都絕種。總歸兩千一百年的文化在二十多年間被摧毀。

這個歷史事實經由藏傳佛法弘揚到世界各地,也普為世人知道。然而百分之九十的中國人對這真相一無所知。

深埋的傷口是無法康復,只有膿化腐臭,引起更嚴重的病,唯有揭開傷口,敷上大慈大悲的膏藥,傷口才能復合。

「和氣生財」,和氣帶來平安幸福,而佛法是不同民族和睦的凝聚力,特別是來自那難陀寺的傳承,是漢族、藏族、滿族、蒙族共同的精神支柱、中國在二十一世紀要幸福安康,必須迎請藏人心中的觀世音菩薩達賴喇嘛尊者回家,讓慈悲的力量康復近七十年的傷痛,對整個中國的安寧幸福是關鍵性的。

聽聽觀音子民的心聲!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