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郵局劃撥帳號:50152227 電話:02-27360366 傳真:02-23779163 信箱:tibetanbookshop@gmail.com

  謹呈西藏自治區人大代表的信

札西次仁

目錄

、謹呈西藏自治區人大代表的信

、學習、使用母語的一點思考

、致大學生的信

 

 

 

謹呈西藏自治區人大代表的信

尊敬的自治區人大各位代表:

您們是人民代表,是為人民利益說話的人;是對社會進步和人民生活水準提高做了很多有益工作。為此,我謹向您們表示感謝信的內容主要是「藏語文」問題希望代表們把它看成是自己子孫後代的切身利益來看待,希望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方面重新審視「實行藏漢並重、藏文為主的方針、在西藏建立使用藏語文進行教學的教育體系」這一重要決定。1987年頒佈的這一《規定》是在當代中國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和兩位藏族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大力支持下產生的。這是有利於西藏人民和西藏發展的一件大好事情。但時隔十五年後,於2002522通過的《關於學習、使用、發展藏語文的若干規定》和實施細則中這一重要規定被刪除了。我認為這是在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問題上的歷史性倒退。我十分希望在新的國家領導的英明決策之下,能夠把它糾正過來,也完全有可能糾正過來,我堅信這點。學好自己母語應該是第一位的,學好漢文是第二位的。這樣藏族農牧民子女學好自然科學,有了良好的雙語基礎,再學好英語是更好不過

如果不建立使用藏語文教學體系,就不可能使藏族學生越過數學制度造成的大鴻溝在九年制義務教學階段藏文只用於教其它課程,到了高中時,用漢文授自然課,由於藏漢文兩種語言工具根本就銜接不起來,使他們在高中、大學裡無法學好自然科學方面的知識。因此,我將向自治區人大提出法律修正案,目的是恢復建立使用藏語文教學教育體系,這一重要決定。以實現法律制度的保障,使藏族學生在高中和大學裡用兩種語言學好自然科學課程。沒有大批具有自然科學知識的公民,在當今世界上就談不上建設現代化社會學習使用藏語文,建立藏語文教學教育體系,不僅是建設現代化人才的需要,也是藏民族的最起碼的人權,是實現民族平等的根本條件。為此,請代表們負起法律責任使其儘快成為有實效的現實法律為謝!

 

此致

禮!

札西次仁

200717

 

 

 

 

 

 

學習、使用母語的一點思考

我頭一次學藏文ཀ་ཁ་ག་ང་是在家裡,是一位農民老師教的。那時剛14歲,是從拉薩逃到家裡以後的事,三個月後又把我強行召回拉薩。從此以自學為主學藏文,進步很快。18歲到26歲去印度之前,我的藏文水準已達到讀寫無困難的程度了。5年後,在美國寫了《ཀ་ཁ་ག་ང་》藏文版,《美國和美國人民》,想起有以往事我自然地感激教我學會藏文的僧俗老師們!有了藏文知識,我就開始能理解人生哲理:「「智者先找幸福源,愚者先找幸福樂」(對幸福的理解各有不同)。那時在西藏有些官辦和私立學校,沒有民辦學校。

1956年在印度大吉林學英語時,我的母語知識起到了關鍵作用。當時第一次看到大學士達瓦桑珠編寫的1904年出版的《英藏詞典》就成了我的英語學習的重要工具。如果,我事先不懂母語,藏文的水準沒有達到一定的程度,我學英語的難度可想而知,因此,如果學好學快其它民族文字,你的母語學的好,那就是事半功倍。1964年回國時34歲,在陝西咸陽西藏民院學漢語時母語加英語起到了更大作用,很快就學會了漢語。1979年開始編撰《英藏漢對照詞典)42年後的今天,我寫書和寫信時,漢語文自然成了我的思維語言之一,對概念理解更深,同時對漢族文化和歷史更感興趣。

總之,在我的事業開創成功過程中,除了堅定不移的哲學理念和奮鬥目標以外,三種語言知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其中母語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廣大藏族農牧民以及他們的子女,學自然科學知識,包括學習數理化,醫學和工程IP技術等,首先必須要學會自己的母語是第一位的,學漢語是第二位的,學英語是同樣重要的。打好三種語文知識的牢固基礎之後,廣大農牧民子女學好自然科學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一切事情好辦。

80年代中葉,自治區制定了有關規定:對藏族學生學好自然科學提供了一個根本性的機會。建立漢語文教學體系的同時要建立用藏語文進行教學的體系。實踐證明,使用母語進行教學,藏族學生的學習成績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受到了藏族群眾,尤其是農牧民的熱烈歡迎。遺憾的是這樣一件對西藏人民極為有利的作法沒有堅持下去。此後自治區人大,2002522通過的《關於學習、使用、發展藏語文的若干規定》和有關實施細則規定刪掉了1987年制定的《規定》裡提出的「實行藏漢文並重,藏文為主的方針,在西藏建立使用藏語文的教學體系」的關鍵內容,只是在義務教育階段開設藏語文授課其它課程。教育主管部門又規定:大學升學考試中藏文成績只計50分,使藏族學生學藏文的積極性受到不良影響,對此群眾反映強烈。自己也感到非常失望!

漢語是國語,要學好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首先學好自己母語是很自然的要求,因為母語是學習其它知識、其它語言的最好工具。

十六屆六中全會以黨內法律形式規定了構建和諧社會原則說:「要解決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實際的利益」,講得非常響亮,溫暖人心。藏族學生首先學好自己母語是他們「最直接、最實際的利益」。國家憲法以及很多法規講民族平等,首先應該體現在語言平等上,體現在教育平等上。當然,實現實際上的完全平等,還需很長時間。

我在咸陽西藏民院學習時一位藏文老師說過:「現在學藏文沒有用」。結果子女不會藏文,漢文水準也不怎麼樣,更談不上英語。類似她的同事們根本不知道母語對小孩智力發展的巨大影響。加之人生理念扭曲。他們鼻子底下只有「當官和工資的概念」只想過一個舒舒服服的城市生活。因而他們完全忽視小孩的藏文學習,他們的子女到工作崗位時,在同類人中實際水準不高,在工作崗位上根本不好好工作,不好好學習;結果無法適應社會發展要求,致使大批40多歲的職工只好內退,再也不能勝任工作。有人說,自治區領導不會寫藏文,很多翻身農民子女出身的藏族幹部在工作崗位上也不會寫藏文。這是有歷史的原因。他們是在民政時第一次進學校,幾乎全是文盲。當今大學生因為沒有學好藏文,在農村講話都「半藏半漢」不會用藏語主持會議,不會解釋好政策。

我的愛人是文盲,幹活的養女是半文盲;我的外孫女貴桑旺姆和倉決,都是從農村來的,在我的無私支援下,一個上了14年學校,一個學了9年,兩個都會三種語文和操作電腦。自1998年以來。20來個南木林縣中學畢業生得到了我的無息貸款,在各大中專院校學習。其中拉巴次仁是電腦專業,格桑平措是建築工程助理,兩人懂三種文字,母語底子很扎實。因此,各方面的知識吸收快,進步大,出現眼前這樣的優秀人才,使我感到歡欣鼓舞!

在藏漢族幹部也應像老進藏幹部那樣,熱心學藏文和藏語,使用藏語與當地群眾進行思想溝通和文化交流,會不會藏話是大不一樣的。

論我自己,近年來寫項目報告和重要檔,我重視用漢文寫,主要原因是我認為,能夠使管事的或作出決定的人看得懂,希望得到迅速答覆。這實際上是權宜之計,而不是純粹的語言工具問題。但現實的利益關係,使我努力學漢文、說漢話是我的事業成功需要的自然願望。

我在咸陽西藏民院天天說聽漢話,夭夭練漢文,這個和前面講的性質是完全不同的。他們在學校裡藏語學的不夠扎實,沒有達到能夠實用的水準,更重要的是重要部門。重要領導只懂漢語文,使用藏語文的空間縮小了,這樣關係到就業、關係到飯碗。同樣由於這個原因,連鄉村幹部都不顧服務對象能否聽懂,不顧效果,在群眾集會上講的幾乎全也是似通非通的漢語,群眾摸不著頭腦。因此,母語以驚人的速度退出社會生活的舞臺,明顯地減弱它的作用;成了奄奄-息。但是,從整個歷史事實來看,藏語文不可能因此就消亡;藏語文的削弱只會給西藏社會的發展以及民族關係帶來更加不利的影響。

藏文是我們藏民族文化的最不可缺少的載體,是我們藏民族的靈魂。但在現代化建設中沒有找到它應有的歷史地位,具體體現在用藏語進行教學的體系沒有得到建立,使農牧民子女未能通過自己母語學習科技知識。「藏文」在中華民族大家庭裡不僅要有法律地位,而且要有法律保障,更要有學習,使用和發展權。沒有這個權,談不上民族平等。

藏族文化遺產中最珍貴的是藏文,它是這個民族的靈魂。有5000年歷史的漢文和近4000年歷史的藏文,它們在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除了歷史的長短、人口的數量、地理環境的差別以外,語文的功能是對等的,對人類的貢獻是一樣的。20世紀中葉漢族在祖國內地發起革命並取得了成功。之後革命帶到了西藏,從此藏族人民獲得了解放,這是對歷史的貢獻,漢語文是國家通用語文,而藏語文是西藏自治區的通用語文,受到了法律的保護,並能夠繼續學習、繼續使用。但長期以來有一批無知自私的新型藏族,只顧眼前的利益,對藏語文使用方面提出如下觀點:

「不要學藏文,而要學漢文」。

「學藏文得不到飯吃,找不到工作,在工作崗位上用不上」。

「學科學要通過漢文,藏文是落後的,到大學就用不上藏文」。

還不少人認為,漢語是官語,會講漢話才能顯示水準,否則就是沒有水準,因此,大小會議上領導都只講漢話,甚至參會人員清一色的藏族的情況下也不例外。

在西藏改革開放後的說法:在學漢語文的同時「要學英文」,這才是通向全國,通向世界的「通行證」。對當代年青人隻字不提學藏文,從這裡可以看出他們是沒有自尊心的人。藏文在當今社會活動中沒有任何實際地位,這是由於除了政治上的因素外,這批新型藏族要負有歷史責任。

這些觀點是與民族區域自治法,以及有關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政策和實際工作需要完全是背道而馳的。

九年制義務教育無疑對廣大落後農牧民子女有著長遠的利益,使他們掌握基礎知識、學科學和專業。九年義務制教育方向將會是用藏文和漢文學自然科學的必不可少的前提條件。

論我自己,知識和科學觀是我開創教育公益事業,走向成功之路的兩個關鍵性因素,另一個因素則是我本人正確的人生觀和無私奉獻精神,從而做到了讓千千萬萬農牧民子女受教育,使他們走向前方開綠燈。前面講的知識包括我的母語的關鍵作用。

我們要實現現代化,應該讓藏文在其中發揮重要的作用,使其成為藏族傳統文化的基礎和現代化載體。如果摒棄藏文作為實現現代化的代價,藏文成為實現現代化的犧牲品,那這個代價太大太大!

關鍵的關鍵是我區應進一步完善實施使用藏語文進行教學的體系,使農牧民子女學好藏漢文之後,再學好自然科學知識,這是培養現代人才必不可少的條件。如果有這樣的教育體系,農牧民子女一定能夠更好地學習,為建設和諧社會和實現現代化服務。有了文化知識,公民對自己權利和義務有了更深的理解。這是全民的「最實際」和「最直接利益」所在。這樣,對建立公平公正、誠信、友愛的民主的和諧社會會有更可靠的保證。

我自己從小就對社會底層的窮人有很大同情心,有投身社會公益事業的思想基礎,並有實際行動,一直到現在能持續下來。這是大家都公認的

 

 

 

 

致大學生的信

當代大學生們

我作為一名一生致力於民族教育事業的長者,想跟你們談心裡話,交換一下我們彼此對理想信念的看法。也就是說我們共同商討一下我們當代大學生們在國內外學業完成後究竟為誰服務的問題。在這一方面,我要以自己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的一些實例跟你們交換看法。

先說好的例子有兩個女大學生和一個男大學生。一個女大學生是帶著自己女孩去美國上學,回來後作一些對社會有益的工作另一個女大學生父母是藏文教授為了自己的學業犧牲家庭的完整,與愛人離婚,把幼小的孩子留給父母照顧。學成回來後,任藏大英語老師。當然,她的缺陷是母語藏文水準不如她的漢英文水準,這對她的學術發展會帶來很大阻力。同樣有說服力的例子是一個帶著孩子上美國大學的女學生的教訓:她也由於這個缺陷的原因,不能把英文直接翻成藏文,因此外國NGO不完全滿意她的工作,不得不換了幾個工作單位。上面說的男大學生叫巴桑,他的學業成績獲得了在拉薩工作的條件,但主動地放棄了這個機會,到條件比拉薩艱苦一些的山南去當教師,至今仍然在那裡積極工作,真是了不起啊

拉巴次仁和格桑平措是由我提供無息貸款完成了學業的兩個比較優秀的畢業生。拉巴次仁精通電腦,懂英文,漢藏文水準也不錯,目前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格桑平措是拉薩市城關區市政公司的助理工程師。他的英藏漢三種語言的水準也不錯。20061129,我請他到艾瑪崗職業學校去利用2天時間進行勘察設計和確定了2007年在艾瑪職校建造4間木工車間、10間宿舍和艾瑪中心小學建造10間宿舍的施工方案圖,兩項總投資共計378,800元。看到拉巴次仁和格桑平措的成長進步,看到他們在我的事業中所發揮的作用,使我無不歡欣鼓舞

但是金子裡有沙子,那就是我的孫女貴桑旺姆,我供她上學14年,花了大錢,精力損傷更大,當時作為我的繼承候選人,我倆間簽了一系列合同,包括籌措為在英國留學學費1,7000美金。2005年國家分配工作有兩千元工資之後,她一下子忘記了一切,把已簽的合同一個一個地被踐踏了。到工作崗位不久就結婚生了孩子,哪裡有精力去教好學生?談不上報效國家和恩人的恩德,連自己的小孩也交給媽媽託管。她的丈夫是尼瑪縣完小老師,年齡比她大,他倆結婚一事根本沒有跟我說過,他倆成婚後,貴桑旺姆就完全離開了我,等於挖了我的牆角。我要保留叫他賠償一切損失的訴訟權。她離開拉薩師校後從不進我家門。只是在母親的催促下來了一次,一見我就罵:「你是出賣我的利益的人」。此時她只還了我500元,再也見不到了。她是不知報恩的典型女大學生之一。迄今她仍在違約,在無可奈何下,她要負起相應的責任

不懲罰惡人,聖人樂不起來。If let the bad man go free, the good man gets no incentive.

一些藏族女大學生在美國學習畢業後,在那裡定居找工作,其中有最高學位的次旦博士(女)與美籍藏族商人結婚,定居在美國,舒舒服服地享受美國生活。這豈不是白養了一個人才嗎有些人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要,只選擇愛人,陶醉於美國社會的優越條件,忘記了國家對她們的教育投入,也忘記了父母的巨大犧牲。

另外一些女大學生,雖然利用一切機會把自己的學業搞得有聲有色,但到了工作崗位後自己的工作一換再換,盡找工作輕鬆,待遇豐厚的所謂好單位。還學會了西方式的男女生活方式:愛一個,丟一個,直到找到合適的人,最後結婚生孩子。"Dading" American students say"love and leave until find an appropriate lovingpartner."這些人為了眼前利益,丟掉了自己的好專業,忘記了長遠的理想。像這樣一些大學生至少暫時對社會發展事業不會有太大的回報和貢獻。在拉薩年輕夫婦間的離婚率很高,把短暫的蜜月期間(Honey Moon Period)的幸福竟變成自己父母及親生子女的痛苦。

我回憶,幾年前兩個藏大男女學生,派到美國去留學,女的回來了,男的至今沒有回來。藏大把這個事例作為理由,再也不派或少派藏族大學生到美國留學,他一個人的利益之石堵住了本來就狹窄的那些想出國留學,回來報效國家和家鄉人民的有志青年的出國的道路。

我在這個文章裡談到的是大學生正反兩個方面的例子,我認為這是人類社會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普遍現象。50年代末我在印度大學生中見過類似的現象,美國大學生中也如此。但60年代回到內地時見過的情況是不同的,因為當時中國經濟還未發展到今天這樣的水平。

改革開放20多年以來,在藏族的大學生中出現當時印美大學生中出現的類似情況,是因為當前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直接結果。隨著社會不斷發展進步,我相信當前大學生的這種思想狀況將必定會向好的方向轉變。這幾個比較中明顯的不同點是:印美大學生最關心的是為了找一份好工作盡力去學習深造,他們的競爭意識很強。由於沒有競爭機制,這種現象當時在內地見不到,回到拉薩後更見不到了。更可悲的是咱們現在的大學生中還找不到讀書學習的濃厚氣氛,像印美大學生及漢族大學生那樣你追我趕積極向上的精神。同樣,在職幹部員工中也非常少見深造自己專業技能,結果出現40多歲的職工被淘汰內退,等待退休年齡到來的現象。

如果,藏族大學生們不抓緊時間跟上時代步伐,不執行構建和諧社會發展的國家大政方針政策,使你們將成為歷史前進大河中的逆流,把社會分配本來不公平的差距就會拉得更大對社會弱勢群體起了更不利的作用。我最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比起我,你們的人生才剛開始,有光明前途,還來得及學習我的IntegritySpirit犧牲眼前利益的精神。當然,我是人,不可能是完美無缺的。

雖然,我算不上什麼偉人,但我有一套自己的精神追求,理想信念和生活規律。我是過了三大關的人,即:金錢關、女色關和文革的政治迫害關。現在我已是個古稀之人,但我堅持每天早晨6點鐘起床,四五點鐘在被窩裡思考一些大事,使其成為寫文字的基礎。我的現實的思考材料很多來自於中央台的廣播(曾在監獄的時候就開始聽)近來每天上課似地看CCTV InternationalCCTV說:"You give usOne Hour,we wiIl give you the whole world." 這種媒體科技成果起源於西方,現在全人類可以共用並為全人類服務。在今日中國我能享受到這樣的好節目感到欣慰可惜的是大多數藏族由於客觀和主觀原因設法享受這樣的時代賦予的待遇

我每天看CCTV International的最直接的受益是:《英藏漢對照詞典》增訂再版收錄了338個新詞彙,大多來自CCTV International。同時知道國家重大政策如:166中全會提出的群眾利益問題:「最直接,最現實,最切身利益」。精神給了我無窮的力量。藏族學主學習藏文母語是「最現實,最切身和最直接的利益」我在印度從英國老師學英語時,我的母語作用是使我能夠運用:1904出版的英藏辭典,效果是關鍵性的好。因此,我要提出一開始就學習母語的要求。有了母語基礎就好學漢語,再學其它語種是提高公民全面素質的基礎,也是建設小康社會的根本保證和希望。

歷史學家說:「中國歷史檔案檔最多是用漢文寫的,其次是用藏文寫的。」如果你們大學生們不學習藏文,怎麼能進軍到像汪洋大海般的藏族文明歷史記載寶庫裡去進行歷史研究?我在美國大學裡才開始學西藏歷史,從此對歷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如果不知道西藏的昨天,很難知道西藏的今天,也不可能正確地理解西藏將來的發展趨向。為了祖國大家庭和西藏的前途,你們不僅要學習藏文,而且要學歷史,使你們知道藏漢歷史關係,開始於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時期一直到共產黨執政期間已有1300年了。同時知道當今西藏所處的戰略地位等等。在這方面我確實實現了很多自己的理想。

跟你們一樣,30歲左右我是一個大學生,但絕非是百萬富翁,相反的,17,000印度盧比在噶倫堡被騙,至今日13,000盧比就像石沉大海,就這樣當時我變成了一個窮光蛋。這是我一生中在經濟上的最大損失。今天有些大學生出身的人很快就變成了百萬富翁似的富裕人。但是與其他們的學業成績、社會貢獻和物質的富裕是不相稱的。希望這些人的智力和財力得到平衡,使其有助於對自身的發展和對社會的貢獻。

當代大學生在人生價值觀方面存在的問題不是出現在真空,而是出現在父母、直系親屬以及錯縱複雜的現實社會風氣不太乾淨的環境中。因此,除了教育方面的問題以外還責任在於父母的家庭教育土。他們當中有條件的和有門路的人在很多時候,沒有處理好與社會公德及國家利益和自己家庭利益之間的關係。如:一家有一男一女,這家女主人因喜歡盡走後門,用錢來想買自己孩子的永久性生活出路,但事與願違,最後,兩個孩子既沒有像樣的學歷,又沒有像樣的工作。還有一家的女主人是商人,因經濟問題兒子失去了銀行工作。我對這些人常說:你們紮紮實實地,系統地讓孩子上學,等大學畢業後,再考慮找工作或讓他們到別的地方去深造學習。可惜這些人沒有習慣這樣做。我自己的二孫也是如此,沒有正規學歷,但他懂三種語言,使他得到了一份較好的NGO工作。還有一個婦女離婚後,盡最大努力去掙錢,讓兩個孩子接受系統的教育,結果這兩個孩子都找到了好單位。此外,這位母親曾把她的男孩從病魔的死亡線上救過來了。當時她在病床前,幾乎整整一個月沒有解開過腰帶。在她家最困難時,為孩子們的教育成長我也對她有所幫助並有成效。還有一些母親本來是能幹的,但喪失信心,喝啤酒、打麻將,使自己成為不負責任的母親。送往國外的子女回來時沒有學業成績,相反結了婚,有小孩,全家沒有收入來源。

很多當代大學生的父母曾在工作崗位上對社會進步作過許多有益工作,但如今退休後很多人上午出去轉轉,下午幾乎天天打麻將,吃吃喝喝,覺得這是「晚年幸福生活」我在醫院看到很多來自農牧區的病人是文盲,他們不會講漢語,看病很不方便。我呼籲當代大學生們動員你們的父母每天抽出2小時到醫院幫助來自農村的病人看病。世界其它宗教界人士認為幫助醫院及病人作好事,實際上是最好的宗教活動之一。在內地很多城市,退休人員幫助老弱病殘者,應值得學習。

「宗教最終要證實的是因果關係。因此,不施善者無報,施善者必有報。」。Cause and Effect

20061020,我去人民醫院南四樓心血肉二科時,平時見過,但沒認出來的年青大夫次旦羅布把我接到急救室,熱情地對我進行了兩個小時的治療,使我的高血壓一下子降下來了。後來我才知道他是1986年我在八朗雪旅館開辦英語夜校時的學生,是四川醫科大學畢業生,已有10年多的工作經歷。因果關係是如此的有規律性地證實了「不施善者無報,施善必有報」。次旦羅布那樣德才兼備並懂三種語言的青年專業人才太少了,希望有更多的像他那樣的青年人才。

我家媽媽(習慣叫法)桑吉啦,去年1255次去印度拜見她的喇嘛老師,待了整整四個月。其間,我碰到了從未碰到過的最大困難,什麼困難?我與央金和她妹妹倉決之間的原則性分歧所帶來的令我哭笑不得的嚴重困難。

就在這時,我的高血壓忽高忽低:正在這關鍵時刻,我果斷地採取了治療與生活干預相結合的方法,結果呢?1.高壓在不吃藥的情況下從190降到120,低壓從90降到80,完全變得正常。我經歷了身體摧殘,精神折磨,使人難以相信的歲月。2. 給了倉決9年的工資27,000多元,讓她離開我的家。3.叫我弟弟拉巴來幫忙,4個月工資為2400元,主要用作兩位老人的治療費,不給家,因為家裡剛買了榨油機。通過那一次不同尋常的生活經歷,使我越想越覺得有必要背誦《朗薩雯波》藏戲裡的詞:即尼姑尼木是造孽的種子,是催促朗薩皈依的上師。就是說:沒有我周圍人的那種殘酷現實,就不會有如此實惠的精神大昇華。這與我的精神多麼地相對應啊!想到這裡,我應該感謝我家媽媽和兩個親戚姐妹,是她們給了我難得的機會去體驗這麼深的感受。這樣的感受使我的生命重新煥發了希望的火花。我在這裡講兩個最近在我們家發生的故事:①一對弱勢母女的故事:倉木啦是一位來自農村的婦女。20年前,她來到拉薩照顧她的僧人親戚,他去世後跟一個人結婚,但不久離婚。此間,替別人釀青裸酒過日子,生了一個聰明女孩,現11歲上小學六年級。倉木啦是一個令人同情與憐憫的弱女子。不但她自己沒有城市戶口,而且生在自治區人民醫院的女孩至今也沒有戶口。因此,在上學方面遇到諸多困難。她為桑吉啦釀酒已有9年,每月掙七八百元,能夠自食其力。前幾天她的房東,提前20天把她趕出了租賃房。(前幾年也遇到過類似的遭遇)。就在這個時候,(2006.11)我老伴兒桑吉啦準備放棄20多年的青裸酒生意,要轉向賣啤酒,採取最簡單化的生意方式。這對倉木啦母女倆的生活是最大的打擊。

我大聲地告訴她:「你這樣做,對倉木啦母女倆真是雪上加霜,如果你這樣做,打亂了我的總計畫,我要搬到自己的雪新村學習基地去住(嚇唬了她一下)」。

因為我知道她是一位感情脆弱心底善良的人,聽了我的話,她的念頭也一下子放棄了。接著她帶倉木啦去找房子,房子也找到了,並開始搬家。這些天來青裸酒的收入有所下降,可是,過幾天就會好起來的。我的策略成功了,保護了我們一家人和這倆弱勢母女的利益!②闌尾炎折磨:我們家庭發生糾紛一年後的20061024,健康狀況良好的央金突然病了。那天早5點鐘我聽見了哭聲,誤以為是街上的哭聲,因街上經常有喧鬧聲和哭聲。知道了真情後趕緊到央金床前,她疼痛難忍,放聲大哭。桑吉啦她倆想要採取土辦法,吃藏藥。但我感覺到這是一種突發性病狀,只有西醫才有辦法。於是,帶央金到人民醫院肝膽外科。經趙大夫診斷和B超檢查後,發現這是急性闌尾炎。因腐爛只能採取中西醫結合的保守治療辦法,大夫對她進行了耐心的治療,檢查診斷和輸液,一直持續到晚11點之後,我們才回了家。到1118時病情有了好轉。46歲的央金與我們一起生活了18年,對於她的突然生病,我感到很不安。我幾乎每天都去幫她的忙並與大夫磋商病情。為此,我花了不少的錢,付出更多的還是我們兩個老人的心血和操心。

央金的生病給我倆帶來的折磨並不亞於央金本人的痛苦。在央金生病的情況下,我成了這個家庭苦難戲劇中的男主角,我家主婦成了女主角。我的事業有拉巴次仁來分擔完成,家庭青裸酒生意等家務由我雇用的幫手倉木啦負責兼顧。這樣對我的事業和家務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對於央金的治療要有較長的時間估算,但她的病不是致命性的,是能治好的。我也感謝醫生精心治療,她的病情現有很大的好轉。

34歲開始學漢文,精通三種語言,編撰了《英藏漢對照詞典》,自18年前出版以來,於2006年由民簇出版社責任編輯巴桑旺慶(大學畢業)和我的助手拉巴次仁(中專電腦專業)把整個詞典錄入到電腦,使前期準備工作出色完成,並66萬字的增訂再版新書即將出版。同時,我有決心在兩三年內對該書增加詞解和例句,使其更完善並將字數達一百多萬字。不僅要花大精力,而且為國際、國內專家合作需要相當的經費。我到86歲之日時,也是這個偉大工程勝利完成之時刻。那時,像燭光(CandleLight)熄滅那樣,會漸漸結束我的生命。此時,我要以背誦薩迦哞呢寶貴的哲理告別詞

一個人的生命就此結束了!

一切事物是變化的,

錢存在的萬物最終滅亡,

我的歸宿也是如此。

Everything is impermanent.

Gatherings are coming to scattering.

My Death is No Exception.

 

 

 

 

作者簡介

札西次仁,一位出生在西藏木林縣山村的孩子,因為對世界充滿了好奇,走向了世界。他尊重知識、崇尚科學,又熱中於民族傳統文化。他是一位充滿傳奇色彩的西藏人,是一位功名成就的學者,又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他出版了《英藏漢對照字典》在內的五部比較有影響的考著,又創造了經商方面的奇蹟。1990年代,他還擔任過三屆的西藏自治區政協委員,他跨越了兩個世紀,經歷了三種社會制度,也見證了西藏近一個世紀的社會變革和發展進步。他是一位古稀老人,因為他對自己的家鄉和民族充滿熱愛,自己畢生的經歷和財富為山區農牧民子女建了一所職業學校在內的72所學校。如今年近八旬的老人還馬不停蹄地奔波於籌辦教育基金的事業。

 

 

 1349336213-1119204359_l

 

 

關於札西次仁先生「謹呈西藏自治區人大代表的信」的專家意見

 

關於札西次仁先生「謹呈西藏自治區人大代表的信,國家民委文宣司按上級有關批示,專門就此事於2007778日在北京召開了專家座談會,來自高校、科研、新聞出版等部門的藏語三大方言區的藏學專家,就此問題進行了認真、嚴肅的討論。現將專家討論意見綜述如下:

 

 

 

專家們在詳細閱讀了1987年頒佈的《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若干規定(試行)(以下簡稱:舊《規定》)及其1988年印發的實施細則和2002522通過的《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規定》(以下簡稱:新《規定》)後指出:

 

 

 

新《規定》和舊《規定》的內容相差很大,舊《規定》及其實施細則制定得很細很切合實際,對藏語文的學習、使用和發展很有利,可操作性強,更重要的是符合《憲法》、《自治法》等的相關規定。但是,在新《規定》中卻刪除了舊《規定》中許多有利於藏語文發展的重要內容,而這些被刪除的內容恰恰是體現國家的民族平等政策的重要標誌,作為官方檔尤其是作為法規性檔是應該而必須存在的。新《規定》的這種不切實際、不符合國家法規政策的修改方法,實際上取消了《憲法》、《自治法》等賦予藏民族的學習使用藏語文的權利和自由,這對於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有著很大的負面影響,是一種歷史性的倒退。從這個角度來講,西藏大學教師札西次仁先生寫給西藏自治區人民代表的信,觀點十分準確。新《規定》的這種不足和負面影響,從長遠看不僅不利於西藏社會經濟的穩定發展,更不利於促進民族團結、不利於構建和諧社會、不利於落實科學發展觀。

 

因此,對藏語文工作來講,札西次仁先生提出的問題,應該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更是一件關係到藏民族語言與文化能否可持續生存與發展的大事,是一件關係到國家的國際聲望與利益的大事,應該得到有關方面的高度重視,並根據《憲法》和《自治法》的有關精神,通過相關的法律修正案求得妥善解決。

 

 

 

一、問題與理由

 

 

 

(一)對內:

 

 

 

1.2002年的《規定》,容易引發民族矛盾,影響民族團結,誘發不安定因素,不利於和諧社會的構建。語言平等是民族平等政策中的一項非常重要的內容。實踐證明,將一種強勢語言和弱勢語言放在同等條件下使用,將會對弱勢語言不公平,因為它得不到任何保護,更何況藏語是在藏族人口占96%的西藏自治區通行的語言。新《規定》中恰恰抽掉了許多有利於藏語文使用和發展的重要的核心內容,從藏族人口占96%以上的西藏的實際情況來看,顯然是缺乏全面、深入、系統的語言國情調查與研究的科學基礎,缺乏「實事求是的思想理論的指導,從而制約了藏語文的學習、使用和發展。所以,新《規定》其實質是倒退的,它剝奪了藏民族學習和使用自己語言和文字的權利,從而也剝奪了藏民族保護和傳承自己民族文化的權利。

 

語言文字是一個民族的靈魂。藏語和藏文是藏民族特有的無形資產,也是藏族文化最準確、最直接、最重要的不可缺少的載體,更是中華文化寶庫中的一顆明珠,為中華文明乃至世界文明作出了重要貢獻,繼承、使用、發展藏語文,不僅具有重大的語言學價值,而且具有豐富的民族學、文化學、歷史學價值等。

 

如果按照新《規定》,現在不重視學習、不重視使用、不重視發展藏語文,藏語藏文必將會在藏族人民的生活中逐漸消失,藏族文化將失去固有的根基,多元一體的中華文化失去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這種後果是藏民族的災難,也是中華文化的災難。這種傷及民族靈魂,傷害民族感情,不利於社會文化建設的做法,勢必醞釀不必要的社會隱患,導致不必要的社會矛盾。

 

因此,強烈希望西藏自治區在再次修正《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規定》時,保留1987年頒佈的《規定》的重要條款及核心內容的同時,針對西藏96%的廣大藏族群眾這一客觀實際,補充有利於藏語文的學習、使用的條款,使其更加完善、更加合理、更加符合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利益,符合科學發展觀,從而更加科學、有力地指導西藏自治區的民族語文工作,以促進西藏社會經濟的穩定發展。

 

 

 

2.藏語文教學在教育領域中,尤其是在義務教育階段的重要地位應當得到加強和重視。新《規定》對此卻措辭籠統、含糊。如果不儘快做出更加具體化、明確化的規定,勢必會成為一些教育行政人員不突出藏語文教學的藉口,從而對藏語文在教育領域的學習使用受到不應有的制約。

 

1)從教育學的角度來講,基礎教育語言中效果最好的就是母語,這已經是全世界公認的定論。在學好母語的基礎上,通過母語學習其他語言和其他知識是符合科學的。

 

母語教學的第一位性實踐也已證明,本不該成為一個問題,在國內其他少數民族中母語教學問題也都已解決並做得都比較好,但是,就在西藏包括其他藏族地區始終沒有解決母語教學的問題。特別是在西藏96%的人都是藏族,基層農牧民根本聽不懂也不會說漢語,就此實際情況,學校教育建立在母語教學的基礎上是完全符合客觀實際和科學發展觀的。但是,卻始終是一個問題,一些人總是在設法用非母語代替母語以實現現代化,這種極端主義做法正是「左傾思想作怪的表現,嚴重制約教育的發展。

 

2)從人類思維與認知角度講,科學研究同樣也已證實:通過母語獲取知識是最有效、最科學的途徑,是符合一般思維規律的。

 

實踐也證明瞭母語教學的益處與良好效果。札西次仁先生精通藏、漢、英三種文字,無論是他自己的經歷,還是專家教授們的親身感受,還有廣大農牧民學子的切身體會,都證明瞭母語教學的有效性和重要性這一客觀事實。對此問題,札西次仁先生提出的各項意見都非常重要,他的對國家、對民族、對歷史認真負責的許多肺腑之言,既受感動,也備感贊同。

 

因此,用非母語(如漢語等)替代母語(藏語)進行所謂現代化的教學,是一種盲從又不切實際的做法,更是一種極「左思潮的產物,其後果是,學生成了漢文的半文盲和藏文的半文盲,兩種語文水準都成問題。這樣,一代又一代人被耽誤,西藏包括其它藏區將嚴重缺乏現代化建設人才,對國家的教育資源、人才資源、物力資源也將是嚴重的浪費。這正是缺乏對客觀實際的科學認識與把握,缺乏科學發展觀理論指導的表現,其實質是剝奪了母語教學的權利。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相關規定,馬列主義、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的精神,以及新時期提出的和諧社會的構建和科學發展觀的落實出發,一切影響民族團結、不利於民眾和國家利益的因素,地方領導幹部都必須極力消除,而不是指導偏差行為。

 

1987年,在班禪大師和阿沛兩位副委員長的主持下,有關藏族幹部參與制定的《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若干規定(試行)》中提出的「實行藏漢並重,以藏文為主的方針,在西藏建立使用藏語文進行教學的教育體系這一重要決定,完全符合《憲法》和《自治法》的有關規定。然而,2002522西藏人大通過的《關於學習、使用、發展藏語文的若干規定》中,這一重要的實質性的規定完全被刪除了。這不僅是在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問題上的歷史性倒退,而且在實質上是違憲違法的。

 

3)如果在學校不加強藏語文教學,為藏語文的使用和發展打下良好的基礎,那麼,民族教育事業就得不到真正意義上的發展,相反會帶來很多負面影響,藏語言文化的保護和傳承也會岌岌可危。

 

因此,藏語文教學,如果沒有從小學到中學再到大學乃至更高層次的研究生、博士生的逐級有續的完整體系,那麼,跳躍式、反覆性和隨意性的短視的政策,勢必造成學生思維、語言、知識內容等方面不應有的銜接障礙與混亂,嚴重影響教學品質的提高。

 

如,新《規定》不但沒有加強舊《規定》有關學習藏語文的條款,而且刪除了舊《規定》的許多重要條款。這種做法完全削弱了學習藏語文的力度,使藏語文成了一門可有可無的課程。新《規定》第六條規定「義務教育階段,以藏語文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作為教育教學用語用字,開設藏語文、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課程,適時開設外語課程。但是,義務教育階段用藏語文授課,到高中階段就用漢語授課,這種狀況就像札西次仁先生說的那樣,會使許多學生「藏漢兩種用語工具根本就銜接不起來從而嚴重影響教學效果。這對西藏「現有457819名中小學生來說是最切身的教育利益問題,也是關係到藏族語言文字健康發展的大事。

 

新《規定》把藏語文置於可有可無的這種思想行為,實際上在迫使藏語文及其教學逐漸退出教育的歷史舞臺,也迫使藏民族文化在人類文化中消失。同時剝奪了人們學習、使用、繼承、發展藏語文及藏文化的權利和自由。這不僅危害了廣大藏族群眾的利益,更有悖於憲法、自治法和義務教育法的宗旨,有悖於國家的民族政策。

 

 

 

3.「左的思潮依然在作怪,若不及時清除這種流毒必將貽害百姓貽害國家,新《規定》正是極「左思想的產物。對此,社會上反映強烈,人們敢怒不敢言,長此以往勢必嚴重影響和諧社會的構建。

 

以前,不只在西藏,在所有藏區,藏語文是通用的社會生活各個方面的主要工具,尤其是在官方的行文中,處於絕對主要地位,而今,卻越來越成為恰恰相反的局面。從學習使用藏語文的實際成效、使用範圍等也可見一斑,西藏的實際成效更是不容樂觀。表明地方政府對國家的民族語文政策落實不到位;沒有充分體現和保障國家根本大法《憲法》以及《自治法》、《義務教育法》等同樣賦予藏族人民的學習、使用、保護自己語言文字的權利和自由。

 

如,單從招錄的大學生的藏文水準而言,在藏族人口高度聚居的西藏高中生中,藏文水準一年不如一年,這是用漢語文基本代替藏語文教學的結果。偌大一個自治區的學生的水準遠不如安多地方區區一個自治州的,而素有自治區文化中心之稱的區首府所在地拉薩市的學生的水準居然還不如下屬的山南、日喀則等地方的。如果說果真重視了藏語文教學,就不會出現如此大的反差。實際上,在「文革期間用漢語文替代藏語文的教育方針已經是一個失敗的實例,實踐證明了它是一種缺乏科學理論指導的行為,是一種極「左的錯誤路線指導的結果。對此,一些人卻又如此熱衷於這種失敗做法的重試,應該引起國家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並以防其重蹈覆轍,影響民族地區教育事業的健康發展。

 

同樣,這種思潮的影響,使藏語文教材內容的設置與建設一直以來也是個大問題,嚴重影響教學品質與教學效果。藏語文課本中,要求從漢文翻譯成藏文的內容必須占其規定的比例,而這些內容漢語文課本中都已存在,其結果是導致知識內容的重複,浪費師生的時間和精力等寶貴資源,還影響學習藏語自身特有的一些規律和特點,也忽略了藏文課本身應有的特色,從而也影響了教學品質的提高。

 

再如,在西藏地方政府的各個部門,包括各類學校在內,用漢文在逐漸代替藏文,公務員考試從來沒有藏文,政府檔幾乎也沒有了藏文,大、小會議上領導都只講漢語。藏文在當今西藏社會活動中幾乎沒有任何實際地位。面對這一嚴峻問題,社會反映很強烈,提出了批評或修改意見,有關部門不但不改進,反而採用「文革那一套進行打擊。這種「左的思潮,使藏文的學習面臨著諸多阻力和障礙。

 

長期以來,在西藏有些人蠱惑「學藏文找不到飯吃,找不到工作,在工作崗位上用不上。「藏文是落後的,上大學後用不上。等等,唯恐天下不亂。並已嚴重到「提倡學習藏文會導致藏獨的荒謬推論,如此說來「藏語文就是錯的了!照此邏輯推論,豈不是在污蔑我國的政策法規嗎?國家的法律法規及民族政策都明確規定要尊重和保護民族語言文字的學習使用的權利和自由。還有,「我們要通用的糧票(即漢文),而不要地方糧票(即藏文)、「我們要用現代化的鋼筆,而不用竹筆(寫藏文)等等,這些極「左的論調,正是一些地方領導幹部思想認識上「左的極端主義傾向在作怪,顯然沒有將「三個代表和構建和諧社會的精神加以認真嚴肅地貫徹執行,沒有將最廣大人民的切身利益放在第一位。

 

諸如上述這種利用國家相關政策法規進行變相壓制、打擊、蠱惑百姓的做法,營造了一種很不正常的氣氛,使許多人深感壓抑、不知所措,幾乎剝奪話語權。製造著不利於社會發展的種種隱患。

 

在人類歷史的發展中,有5000年歷史的漢文與近4000年歷史的藏文,它們的語文的功能和貢獻是同等重要的。在藏族地區,如果以摒棄藏文來作為實現現代化的代價,那麼這個代價不僅是慘重的,而且違背馬列主義關於語言平等是民族平等的重要原則,更是違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自治法中的有關規定。對此,如果我們不及時按照黨中央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的精神,進行徹底糾正這方面存在的嚴重錯誤,其後果勢必將嚴重影響和諧社會的構建,影響科學發展觀的落實。也會給國際社會以攻擊我們的把柄。

 

因此,任何「左的思潮及論調是違背科學、違背客觀實在的,其後果是嚴重的。西藏乃至整個藏族地區,地方政府應該嚴格遵照國家的政策與法規,深入基層,聽取民眾的心聲,實事求是,在實現現代化的過程中,讓藏語文發揮其應有的重要作用,使其成為藏族文化的基礎和現代化的載體。

 

 

 

4.藏語文的使用範圍的壓縮與「學藏文無用,就業難、升學難等社會問題的出現是有直接關係的,其根源在於地方政府不重視藏語文的一種極「左思潮所致。這極大地傷害了廣大農牧民的切身利益和民族感情,很容易造成群眾對中央政策的誤解,也很不利於和諧社會的構建。

 

藏語文的使用範圍在不斷縮小,很顯然,這是因為西藏各行各業缺乏藏語文使用的環境和規定。

 

首先,在素有藏族文化中心之稱的西藏,許多藏族群眾面對自己的子孫後代學習本民族的語言文字,卻很難在本民族人口高達96%以上的西藏地區找不到工作而難以安居的局面。這豈不是令百姓難以理解的滑天下之大稽的怪事!豈不是他人攻擊我們國家的有利素材!

 

高考分數也是另一重要問題。眾所周知,高考對每個人來講,是人生的一個重要轉捩點。因此,無論從學生寶貴的青春時光來講,還是從家人多年的經濟與精神的付出來講,還是從學校教師的辛勤培育來講,它牽扯到的不僅僅是學生的教育利益問題,也關係到每個父老鄉親的實際利益問題。但在西藏,學校考試中藏文課分數卻只計50%,有時甚至還不計入考試分數,這種「折扣法,實在怪異得令世人費解!嚴肅來講,這看似只是在「遊戲學生及廣大群眾和人民教師,實際上是對藏語文及其教學的貶低,是對藏族語言文化的貶低,更是對教育事業的兒戲行為。如此發展下去,西藏的民族教育事業豈不要毀在這種不嚴肅、不尊重客觀事實、缺乏科學發展觀理論指導的思想作風之下嗎?這不知是為何故?為何目的?

 

再有,號稱正規的西藏大學,在90年代初出現過取消藏語文專業的情況,並讓一批高級教師退離了教學崗位;而當邁進新世紀之初,藏大又突然停招了藏文專業,長達兩年之久。這些不穩定政策嚴重損害了許多農牧民學子切身的教育利益,同時也是對藏語文的歧視與不重視的表現,抹煞著群眾的根本利益。

 

學校是為社會培養和輸出棟樑之材的嚴肅的知識陣地,教育方針政策不容隨意反覆,應該始終以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為最高宗旨而行使其神聖職責。如果在學校教育這一重要領域繼續限制藏語文的使用和發展,其後果是,將來藏族人學藏文還需要到寺院去學,或者像一些外國人所說的那樣需要去西方世界跟他們學。如果真有那麼一天,豈不令世界笑看我們居然在藏語文的故土上得不到學習使用藏語文的自由和權利的保障!這樣的嚴重後果其歷史責任誰能擔當?對此,如果新《規定》再次修正時能從大局出發、從長遠出發,從國家和人民利益的高度出發,制定出對藏語文的學習、使用和發展確實有利的客觀、科學、合理、有效、可操作的實質性條款及內容,是符合社會穩定發展的客觀需求、符合西藏96%藏族人口之實際情況、符合西藏80%以上廣大農牧群眾的切身利益。

 

其次,在西藏,應該搞清楚我們服務的物件是最廣大的農牧民群眾。而我們的大學生絕大多數將面向基層走向農牧民生活,若用漢語就無法交流,起不到真正的橋樑作用,語言不僅阻礙了情感的交流,更重要的是帶來工作上的障礙。許多藏族幹部到基層不能用藏語主持會議,不能用完整的藏語與農牧民交談,失去了一個民族幹部應有的作用。正如札西次仁老師所說的「半藏半漢的混合語無法準確地向廣大農牧民宣傳和解釋中央政策,何以起到紐帶作用。

 

再次,走遍藏區,幾乎看不到關於交通、防火等方面的藏文宣傳廣告,有些地方張貼的一些宣傳畫也只寫有漢文,而一些護林防火的大廣告、路牌也僅有漢文。即便在漢族人人跡罕至而藏族人聚居的地方,也僅有漢文宣傳材料,而藏文材料卻難以看到。不知道這些是為誰服務的?

 

一個民族的語言文字與其社會經濟、文化生活休戚相關。她是人們交流、思維的工具,也是學校藉以這最佳的科學方法以提高學習效果、獲取更多文化知識的工具,是繼承民族的傳統文化和實現現代化的重要載體。很顯然,新《規定》忽略了這些最基本的概念。

 

難道在地方政府看來,藏族人學習、使用和發展本民族的語言文字,學習和傳承本民族的文化,是危及國家穩定的嗎?還是不符合我國的法律法規?不符合我國的民族政策?否則怎麼會出現以上種種百般限制藏語文的行為和規定?從深層次來看,這種做法實際上在損害我們黨在群眾中的形象和中國共產黨在國際上的聲望,危害著國家和群眾的利益,違背了憲法和我國的民族政策。該做法究竟是在為藏族百姓更好地感受中央的政策與關懷建起良好的橋樑呢,還是在無形中刻意製造廣大人民群眾與中央之間的誤會?

 

我國是多民族國家,面對這種嚴重破壞黨群關係的做法,如果相關部門不及時予以嚴厲的制止和糾正,必將為國家、社會、民族的和諧發展埋下隱患。

 

 

 

5.(不知哪裡出了問題,論壇裡找不到第五)

 

 

 

6.藏語文的標準化、規範化迫在眉睫,同樣也關係到藏語文的健康發展。對此,需要通過國家行為方能保障藏語文標準化、規範化的儘快實現。這是新《規定》應該重視的藏語文本身所面臨的實際問題,而不是要輕視藏語文。

 

藏族統一的書面文學語言與漢文一樣,是一種超方言文字,書面語的統一與口語的統一並不同步,或者說是脫節的。若任其照此發展下去,顯然不利於藏語文的使用和發展,這樣民族口頭標準語的推廣、統一和規範問題就擺在了我們面前。

 

1)關於藏語標準語音問題。三大方言加上各大方言區內的小方言或土語,藏語的大小方言不下數十種,有句俗話叫做「一個喇嘛一個經,一條山溝一種話,可見藏區的方言土語之多。為了教學、宣傳和交流的方便,應當制定一個藏語的通用標準語音,使廣大藏族群眾有一個國家規定的口頭標準語。目前,在教育部等的支援下西藏藏語文工作委員會做了大量工作,也做出了紀要,希望國家有關方面繼續給予支援,爭取能頒佈實施。

 

2)目前,藏區需要亟待解決的一件大事就是新詞術語方面的嚴重不統一和不規範,這已嚴重影響到了藏區的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各方面的建設。同時,對一些舊的同義詞、異體字的規範化也很重要。尤其在詞典中這一類問題相當多。

 

此外,由於國家的辭書編纂和修訂工作跟不上形勢,目前藏區不少地方只好自己組織人編纂並找專家審定各類藏文的工具書。其中也不乏宗教人士。宗教人士有錢,他們將編纂的辭典免費在藏區發送,以提高他們的影響,而他們所使用的新詞術語又大都是他們自己翻譯和創造的,因此,規範和統一新詞術語也迫在眉睫。

 

3)缺乏統一的規範化的教材。由於詞彙的不統一不規範,各校自編的教材也是不統一不規範的。這些教材主要包括政治、法律、經濟、科技等方面的教材。如,在全國進行的司法考試中,司法部翻譯印製了蒙文和維文、哈薩克文的試卷,就是沒有藏文試卷,因為法律詞彙等各地自己翻譯,缺乏統一和規範,影響考生參加考試。

 

 

 

(二)對外:

 

 

 

1.「西藏的本民族語言被弱化一直是國際反華勢力攻擊中國的一個藉口。

 

一直以來國際社會十分關注我國對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政策與法規。因為,語言文字問題是體現民族平等、尊重民族話語權的一個最基本和最重要的標誌,也是一個民族最重要的特徵,這也是她成為民族靈魂的核心所在。

 

2002年的《規定》將藏語文的學習和使用變得可有可無,正好給這些反華勢力提供了一個攻擊中國的口實,而在有些國際會議上也已經有數次用這種政策來侮蔑中國。這對中國的國際聲譽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

 

 

 

2.當今世界,隨著國際社會對瀕危語言現象的越來越關注,也提升了對我國少數民族語言文字政策與法規的關注程度。

 

每一種語言文字的消失都將給人類文化帶來不可彌補的損失。正因為如此,我國有重視民族語言文字的悠久傳統。從《憲法》到《自治法》、《義務教育法》等都不無例外地明確制定了相關規定予以尊重保護和支持,也因此舊《規定》及其實施細則認真嚴肅地規定了一系列具有科學性、客觀性、實質性、可操作性的有利於促進藏語文學習、使用和發展的條款。

 

據有關調研資料顯示:「語言消失的趨勢所涉及的不僅僅是目前瀕臨消失危機的語言,同樣也對一些現在的通用語帶來直接的影響。語言學家預測世界目前的六千多種語言在本世紀中將有50% ~ 90%會徹底消亡,若此預測不幸成為現實,那麼今天不同範圍和層次的通用語有多少會在不久的將來面臨消失的危機呢?正視此前景,「現在的大語種群體還能夠滿不在乎地認為瀕危語言問題同自己毫無關係,而只是一些小語言族群的憂慮嗎?

 

藏語文自然不例外,新《規定》對藏語文的制約,如果最後導致藏語藏文在藏族的故土上消失,那麼可真要驗證一些外國學者的所謂預言或諷語:將來藏族人學藏語文還得到西方跟外國人學習,這句話很值得深思。因此,對藏語文工作而言,必須建立在最全面系統的、最切實的、最廣泛的基層實際的調研的基礎上,從國家和人民利益的高度出發,高瞻遠矚,用長遠的戰略思想指導,並制定切實可行的真正能促進藏語文發展的可操作性的規定。

 

 

 

二、對策與建議

 

 

 

鑒於西藏自治區關於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新《規定》,關係到藏語言文字及藏文化的命運問題,關係到廣大藏族群眾的切身利益問題,更關係到國家的民族政策以及《憲法》、《自治法》、《義務教育法》對各民族平等使用自己語言文字權利和自由的尊重保護的具體落實問題,以及關係到國際社會一直以來對我國現行的民族政策尤其是突出體現民族平等的語言文字政策的關注問題。與會專家提出了以下重要建議:

 

 

 

1.只有加強並全面貫徹落實1987年《規定》的精神及其實施細則,並根據西藏96%藏族人口的實際情況,補充有利於藏語文發展的條款,以便從實質上進一步加強藏語文工作,使藏語文得到真正意義上的可持續生存與發展。以便充分體現國家民族平等政策的具體的落實,體現憲法、自治法、義務教育法對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保護和使用所賦予的神聖權利和自由的充分保障。使廣大藏族群眾得以安居樂業,社會得以穩定發展,也使國際社會對我國的民族政策無懈可擊。

 

 

 

2.建立並充分發揮群眾監督機制,以便落實中央政策在地方的執行情況。

 

 

 

3.要求自治區人大通過法律修正案,恢復建立使用藏語文教學教育體系這一決定。以實現法律制度的保證和保障,使藏族學生在初中,尤其在高中和大學裡用兩種語言學好自然科學課程。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建議向內地學習,從幼稚教育開始開設藏文課,從而到小學在母語掌握到一定程度時再加授漢語文課,以便到初中高中後,「以藏語文教學為主,以藏漢語文並重的教學方針,使學生的藏漢語文水準達到預期的效果。這是合乎教育科學和思維認知科學的。

 

如,上個世紀80年代,在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和兩位藏族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大力支持下,把藏族語言文字的長遠發展和西藏各族人民子孫後代的切身利益作為立足點和出發點,1987年制定並頒發了《西藏自治區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的若干規定(試行)》,並於次年制定印發了實施細則,其中通過「建立以藏語文授課為主的教學體系,培養能夠滿足西藏社會需求,能夠承擔文化傳承任務的民族人才為目標,在《規定》的十五條至二十七條,針對發展藏語的實際需要,詳細規定了在藏中小學,內地西藏班,西藏大中專院校藏語文的授課要求和授課時數,並針對教學工作的實際需要,對師資隊伍的建設,教材建設也制定了具體的要求。

 

此《規定》使藏民族使用和發展自己語言文字的自由和權利進一步得到尊重和保障,它的實施,是藏語文不僅在教育領域得到充分的學習、使用和發展,同時也在社會其他各行業得以使用和發展,帶動並促進了藏族地區經濟、文化的發展,加強了民族團結,社會得到了穩定發展,百姓得以安居樂業,受到了廣大藏族人民的擁護和社會各界的廣泛讚譽,使藏語文有了繁榮發展的新氣象,在國際社會上產生了良好反響,從而保障了人民利益,維護了國家利益。

 

建議儘快拓寬藏文專業學科領域:在各級各類大中專院校開設相應的社會人文學科和自然學科等方面的藏文專業,以確保廣大的農牧民學生畢業升學時有相應的學校和專業供他們充分選擇,為西藏培養各行各業的建設人才,使國家的教育資源、人才資源、財力資源等等切實用到實處,營造一個和諧、穩定中發展的社會環境。應該在內地的西藏中學的各級班加強藏文課教學。

 

 

 

4.開拓藏語文的使用空間,為藏語文的使用和發展創造良好的條件

 

學習藏語文的根本目的使用藏語文,而使用藏語文的根本目的就是發展藏語文。為了藏語言文字在西藏各族人民和各行各業中得到廣泛應用,使藏語言文字在新的形勢下得到新的發展,1987年頒佈的《規定》第四條規定:「區內縣以上(含縣)黨政機關、人民團體和事業單位的所有行文,都要以藏文為主,藏、漢文並用……企業單位的區內行文要逐步做到藏、漢文並用。第五條規定:「內縣以上(含縣)黨政機關、人民團體和事業單位召開會議時,有關的會議檔、材料必須同時具備藏、漢兩種文本……在重要的大型電信會議上,藏族與會者的正式發言必須使用藏語,由翻譯人員譯為漢語;其他與會者用漢語進行的正式發言,亦應譯為藏語;第四十四條規定:「銀行系統使用藏語文開展業務活動…..第四十五條規定:「商業、郵電、銀行及其其它服務行業對外開展業務所使用的各種貨單、帳票、單據等全部憑證要同時使用藏、漢兩種文字;第四十六條規定:「醫藥部門凡直接接觸群眾的語文工作者必須熟練掌握業務範圍內的藏、漢兩種用語。另外,《規定》的第四十七條至五十條規定,涉及藏族的司法用語,都應為藏語。以上各項條款覆蓋西藏自治區的各行各業,為藏語文的使用提供了廣闊的平臺。

 

但是,新《規定》中刪除了舊《規定》的許多重要條款,壓縮了藏語文的使用範圍。從這個角度講,新《規定》以官方檔的形式,阻礙了藏族語言文字在各行各業的使用,降低了西藏各族人民學習藏語文的積極性,制約了藏族語言文字的健康發展。

 

因此,希望西藏自治區修改新《規定》時,針對西藏社會發展的現實要求,保留並加強1987年頒佈的《規定》的重要內容的同時,增加有利於藏語文的學習、使用、發展的新條款,爭取做到藏族語言文字普及到西藏的各行各業和各個生活領域,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招收人員時懂藏文應該成為硬條件。

 

黨政機關應該使用藏語文;公務員考試應該加試藏語文;黨政機關、人民團體、企事業單位,要把藏文文化程度作為藏族幹部知識化的必要條件和重要內容。

 

 

 

5.提高藏語文的地位,為藏語文的使用和發展提供堅實的基石

 

首先,糾正極「左思潮對學習使用藏語文的正當權利和自由進行打擊、壓制以及蠱惑百姓的違背國家相關法規政策的言行及做法。

 

其次,糾正並取消高考計分中對藏語文考試分數的無端折扣的不合理做法,應該與漢語文平等對待,以百分之百計算,兩科不能混為一談。避免形式主義、極端主義作風影響藏語文教學的正常進行。

 

再次,在藏各行各業都應該加強學習使用藏語文,從而解決農牧民子弟學習藏文專業後的就業問題。

 

 

 

6.希望教育部出台(?)雙語教學中如何以母語教學為主的指導性政策。

 

一個民族的語言使用和發展規範既是社會的需要,也是民族發展的需要。母語教學暨民族語文教育的根本性目標是提高廣大人民的素質,培養更多知識人才。學習、使用和發展藏語文,是歷史賦予我們的職責與使命。

 

 

 

7.對藏語文本身亟待解決的關於藏語文的規範化和標準化問題,以及各藏區藏語文教材內容的建設合理化規範化問題,希望予以國家行為。

 

 

 

8.希望國家切實加強藏語文工作的協調工作,在中央成立一個有權威性的藏語文規範化工作委員會,並下設工作機構,組織全國有聲望的藏語文專家,成立藏語新詞屬於審定委員會或組,統一協調全藏區的藏語文工作。

 

 

 

9.按照新聞出版署的要求,應當對藏文及少數民族文字的辭書出版工作進行統一規劃和部署,制定相關工具書的專門出版機構。

 

 

 

10.西藏包括其它藏區的自治政府,應該重視民眾的心聲,重視老百姓對母語的情感,以避免社會矛盾,促進民族團結和和諧社會的構建,促進當地社會經濟穩定發展。

 

幹部應該在中央與群眾之間架起愛的橋樑,讓群眾感受當家作主和祖國大家庭的包容感,消除不滿情緒,以加強民族團結,建立和諧統一的政治環境和人民安居樂業的美好社會環境,為發展和促進藏區經濟建設做貢獻。

 

 

 

11.建議國家民委就此問題派一專題性調查研究的專家小組,深入到基層百姓做實際調研,傾聽百姓的真實心聲。

 

 

 

12.政策和規定要落到實處,不能成為一紙空文,這是關鍵之所在。

 

 

 

總之,只要嚴格遵照和執行國家的《憲法》、《自治法》、《義務教育法》以及民族政策,如「民族自治區的自治政府要保護使用和發展該民族地區的語言文字權利。等等,在西藏學習和使用藏語文,既能體現國家對藏語言文字和藏族文化的尊重、保護和發展,也能密切黨群關係。對內做到保護並保障最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和權利;對外以維護國家利益的高度出發,做到國際反華勢力無懈攻擊中國。

 

 

 

 

 

本文來自於藏人文化網BBS

 

本主題由 System 2010-10-1 06:16 解除限時置頂

 

本篇文章來源於 Ψ【蒙古青年論壇】Ψ 原文連結:http://mglbbs.net/bbs/

 

 

 

 

 

 

 

創作者介紹

雪域出版社

雪域出版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俴 誏 ? 闚
  • 了公開定於下再有人後那以時在裡過學點作外實,自就來在。

    氣§質﹎專櫃◇ 高挑﹎長腿﹌艷麗﹉少婦◎逢§甲♀學生﹉妹悶﹂騷﹉型的﹋火辣♂寂寞○少婦◎
    請複♀製○下﹉列網﹂址,◎貼﹋在瀏﹌灠器○上前◇往
    dvd.okavok.com
    成♂人○DVD
    整☉體~視﹉覺不◎錯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